第 138 章 更新

推荐阅读: 渔女赶海发家记唯一现实玩家七零之绝色美人玩转香江望族嫡女长兄如父,专治不服大哥救我,爹爹救我!为了搞CP我决定攻略仙尊闺中绣满级大佬穿成顶流的合约妻攻略反派哪有吃瓜香偏执攻的病美人逃不掉了为夫体弱多病渣攻洗白手册(快穿)神童崽崽爱科研[年代]信息素对撞神棍也要晚自习NPC别怕,我是好人嫁高门九零之嫁给煤老板发家致富奔小康[九零]

外头,秋葵解开自个的香囊,道:“娘子赏了把梳儿给我。”她喜滋滋地打里面拿出来,是一条黄草纹金包银的插梳。

坠儿瞪了一眼妹子,秋葵不敢再露喜色,春桃几人都把香囊收进了袖子中,并不似秋葵这般张扬,梁堇方才摸了摸,她得的物件,像是一副耳坠子。

冯氏在房中与荣姐说的足有半柱香的功夫,吴老太那边的赵婆子来催,冯氏才从房中出来。

冯氏走罢,陪房们各司其职,春桃,喜儿,坠儿进房伺候,宋妈妈使唤着院里的丫头媳妇,往院外抬荣姐的箱笼。

荣姐的嫁妆没在院里,而是在家中东边的房里,那儿自有卢妈妈,荣姐院里的这六只樟木箱子,藤木箱子,所盛之物都是平日里穿的衣裳,用的被褥毛毡。

像头面冠子,上等缎料,这些贵重之物,特意寻了两个好箱儿来盛,等出门子的时候,这只箱儿不教外头人来抬,而是教院里的彩娟和海棠,香豆和锁儿抬着。

“姑娘们,前头江家的喜轿来了,你们快些收拾。”赖媳妇管着下人们箱笼行李之事,来催了两回了,只秋葵磨叽,赖媳妇见她连恭桶都要带着,忍不住劝道:“秋葵,到了喜船上,你与香豆,二姐一间屋,她们带了一只恭桶,你们仨用一只就是。”

这是一早赖媳妇就说好的,她们这些人,分得了三辆板车,若不算着带,物件带不完。

秋葵不依:“我这人爱洁,不愿与人同用恭桶。”

赖媳妇拉了她,往一旁小声说话:“好姑娘,看在你姐姐的面上,已是容你较旁的丫头多带了两个包袱,不是不教你带恭桶,而是板车上当真没地儿了。”

“赖媳妇,我不教你为难。”秋葵说罢,眼儿斜在了院中的海棠身上。

赖媳妇笑道:“教海棠替你拿着也行,反正那丫头物件少,半边箱子都是空的。”说罢,她就去前头忙活去了。

秋葵走到房门口,唤了海棠过来,道:“我物件多,箱儿盛不下,你那可有地方?”

“原是有宽裕的,只是方才盛了秋雀姐姐的一条褥子。”海棠垂着头,“不知姐姐的物件是何物,若是一两件薄衣裳,还是能挤一挤的。”

“是这只恭桶,我离不开它。”

海棠有心讨好她,便道:“姐姐既离不开它,何不早说,要是早说,哪能教姐姐为难,我这就把我的衣裳拿出来,姐姐的恭桶给我,只管放心。”

秋葵见她这般懂事,心中不免对她生了半分满意,她之前还不懂孙婆子怎麽把这种人弄了进来,到了今日,她才觉出好处来。

……

“二姐,娘教我给你送两只烧鹅,留你路上吃。”桂姐提着用草绳绑起来的四个油纸包,寻了过来。

除了两只烧鹅外,还有只烧鸡,另一包油饼子,像解暑丸,清凉膏,皲粉,冻伤药,布鞋……这样的零碎,是早就收拾好的。

往红灯笼上涂浆糊贴喜字的梁堇把吃食接过来,收在了自个的箱笼中,与她又说了会子话。

孰料,桂姐突然哭哭啼啼起来,她一惯是那没心肠的人,如今亲妹子要走了,难免不舍,梁堇知她心意,把冯氏刚才赏的香囊,给了她。

“娘子赏了我一副珠子耳坠,留给你戴吧。”

桂姐一面用杏红手绢抹眼泪,一面接了过来:“你不爱戴这物什,给我也好。”

得了一副耳坠,没一会,她又喜滋滋起来。

“我说得多了,你不爱听,只是少不了再劝你一回,你想要首饰布料,等我到了临安府与你寄,你切不可仗着相貌,去勾搭诓骗旁人的财物,戏耍人家。”

桂姐应下,教她多捎些来,梁堇见时辰快到了,赶她走,她杵在那,往四周张望了一番,神叨叨地打袖子里掏出一包药粉。

“这是何物?”梁堇问。

“这可是好物,日后谁欺负你,你就在她的饭里下点这个东西。”桂姐怕梁堇不信,接着道:“你别不信,这包药粉,用了我两个月的月钱呐。”

梁堇问道:“你哪里弄来的这种歪门邪道之物?”

“什麽歪门邪道,好心为你,你还嫌。”桂姐把药粉扔到她怀里,然后跑掉了。

梁堇见有人来了,只得把药粉收进袖里。

外头吹吹打打,梁堇挎着红绸包袱,跟着春桃几人,站在了喜轿后面,江三郎打里头出来,他一身红袍,作新郎官打扮,生的面皮白净。

“我的儿,你恁有福气。”

“娘,你胡说什麽,教人听见了该如何是好。”

站在不远处的坠儿,连忙往四周瞅了瞅,被她娘的话羞红了一张俏脸,她又往喜轿这边瞥了一眼。

“哪里胡说了,姑娘房里三个丫头中,就数你长得最好。”

在下人们看来,作为陪房,上等的出路便是给郎君当通房,要是能有造化,再从通房升到小娘。

如此一来,就从丫头成了主子。

其实也能理解,作为陪房,她们的出路只有那几条,丫头想通过当通房,脱离下人的身份和地位,对于颇有颜色的人来说,这是一条容易走的路,但同样也很危险,因为她们的身契,在荣姐手里。

坠儿辞了老娘,进了队伍里,随着荣姐出门子,陪房们的心思都发生了变化。

吴相公不任沂州知州了,在官场上,有人走茶凉一说,但想与吴相公结交的人不在少数,就连新任知州,同知都来了。

礼物少则五六盒,多则三四箱儿,也着实让江三郎和他叔叔见识到了吴家的门庭。

盖着销金盖头的荣姐打家中出来,由两位全福官娘子扶着上了喜轿,随后这两位官娘子被请到喜轿后面的轿中坐下。

一路上,喜钱不知撒了几筐,卢婆子撒前头,刁妈妈撒后头。

到了渡口后,喜轿落地,按规矩,两位全福娘子打轿子里出来,把荣姐送到船上的喜床上。

这吹打的乐人,是江家在沂州赁来的,不必上船,等到了临安府,自有临安府的乐人。

这喜船一时半会走不掉,荣姐的嫁妆,跟在后面,要都送到船上才能走,梁父和桂姐也都在送嫁的人群中。

“女儿,你好生保重。”刁妈妈红了眼眶,这一去,不知何年才能再相见。

梁堇与她磕了个头,又与她爹磕了一个,拉了拉桂姐的手,然后上了船。

船上的灶,地不大,东灶和西灶一样,梁堇所在的是东灶,里面有三口锅,一只炉子,隔壁是柴和炭房。

“二姐,江家带的也有个灶娘,她占了咱的灶。”李大娘打里头出来,在船上寻到了梁堇。

梁堇诧异:“没听说江家也带了灶娘来,别是你弄错了,咱船上还有个郑家,莫不是她家的灶娘,对方多大年纪?”

“瞧着年纪有三四十,身边还带了俩丫头。”

梁堇听罢,教李大娘回灶里等她,她去寻宋妈妈,宋妈妈是大管事,这事合该她拿出个章程来。

若是江家没带灶娘来,那便都在一起吃了,可他们带了灶娘,这到底是在一块吃,还是各吃各的。

梁堇找到宋妈妈,把此事与她说了一遍,宋妈妈想了想,道:“还是各吃各的好,咱带的有米有肉,况且江家也没来人说。”

梁堇得了话,就知该如何做了,来到灶里,与江家灶娘道了个万福:“今儿头回见到妈妈,我是姑娘灶上的陪房,姓梁唤二姐,不知如何称呼妈妈?”

江妈妈坐在一把黑漆凳子上,手上还端着一只花鸟纹的薄盏在吃茶,身旁有两个穿蓝袄白裙的丫头占了两口锅,正在那切菜。

她放下盏儿,就见眼前这个丫头,穿着黄绸褙子,头上梳着缠髻,插了两根银钗,一朵红色绢花。

生的寻常,比不上那等十分俊俏之人,但也当不得一个丑字,说她俊是夸她,说她丑是贬她,颇有些清秀的干净气。

与人说话,面上带笑,看着怪老实巴交,不似吴家三娘子的其他陪房。

“你唤我江妈妈就行,吴家怎麽陪了你这般年轻的灶娘来,可是有什麽过人之处?”

“哪里有什麽过人之处,不过是家里的大娘子抬举,使我侥幸给姑娘填了灶房,原是滥竽充数,不比妈妈你。”梁堇道。

“你习的是南食还是北食,会做多少道羊菜?”

“习的是北食,南食也会做两道,不知妈妈擅南食还是擅北食?”

江妈妈见这丫头没有答完她的话就反问她,回了句南食,便闭上眼不吭声了。

梁堇也不恼,这江妈妈方脸,梳着福髻,身上穿的褙子,一看就知是南边的样式,手腕上戴着两个金手镯,右手中指上还带了只银戒指。

“二姐,她忒瞧不起人了,你是灶娘,她也是灶娘,与你说话连站起来都不站。”

梁堇出了灶房,李大娘也跟了出来。

作者有话要说

晚安,谢谢咕咕们的关心,今天正式复更,我慢慢加量

本文网址:http://www.zwkan.com/dushiyanqing/zaibeisongdangpeifang/2405896.html
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wap.zwkan.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