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7 章 两只可爱鬼。

推荐阅读: 醒醒,继承遗产了绝版白月光为夫体弱多病荒野综艺直播被毛绒绒饲养[唐]今天也在努力当太子李世民为弟弟剧透头疼中草原牧医[六零]发家致富奔小康[九零]望族嫡女攻略反派哪有吃瓜香长兄如父,专治不服七零之绝色美人玩转香江神棍也要晚自习直播问诊 全员社死!开局随机抽取神明前男友我给亲爹换了个豪门任务又失败了神经病和男美人当然最配啦信息素对撞NPC别怕,我是好人

林奕最后刚好花了一个亿将那家商场买了下来。

商场的原主人是个开公司的老总,他的公司现在急缺现金流,晚一步资金链就要断裂了,因此听说林奕愿意买下他那个商场的时候,顿时感恩戴德,以最快的速度办理好了所有手续。

那家商场并没有处于市中心的位置,地理位置稍微有点偏。

因此早先的时候,那家商场并没有多么热闹繁华,商户入驻率也不算太高,都称得上有些萧条了,一副随时都要倒闭的样子。

不过林奕买下一段时间后,情况发生了一百八十度的变化。

一条人流量巨大的地铁线路要往前延伸,刚好就会经过那个商场,并且还准备在那个商场的边上设置一个进出站口。

这样一来,交通就变得便利了不少。

一时间,好几家大公司搬进了商场对面的写字楼里,除此之外,商场附近的居民楼也来了很多住户。

人流量瞬间暴涨。

有了人流量,商场也就跟着红火起来了,各大商家争相入驻,都想分一杯羹。

也就是说,林奕买下商场后的短短时间,就增值了好几倍。

林奕得知这些后,挑了一下眉。

看来他赌对了啊!

投资这种事多多少少都是有一定风险在里面的,不过如果一个人的投资天赋够高,就可以大大地降低这种风险。

林奕那天开车出去兜了一圈风,顺便观察了一下这个商场附近的情况,看值不值得投资。

最后决定还是投资试试,没想到还真就成功了。

林奕懒散地坐在沙发上,想着自己未来不仅每个月可以从霍纪寒这里得到零花钱,还能从商场那边获得收益,真是想想都让人觉得愉悦啊!

正在这时,霍纪寒从楼上走了下来,一身整齐的黑色西装,看起来是要出门。

林奕一个转头,和霍纪寒对视上了,于是顺口问道:“霍先生,你要去上班?”

今天可是周六啊!

霍纪寒颔首:“去处理点事。”

说完,他见林奕眉梢眼角都带着笑意,问道:“怎么?”

林奕当即笑着把自己商场的事说了。

霍纪寒听了,郑重地说了一声:“恭喜。”

林奕笑得更加耀眼:“这还要多亏你给了我一个亿呢。”

他这次能够买下这个商场,靠得就是先下手为强。

毕竟过一段时间后,难保别人也会发现这个商机。

而林奕之所以能提前一步买下,靠得就是霍纪寒直接给他的那一个亿。

换做是其他人,就算想买,也一下子拿不出那么多现金来。

林奕想到这里,又对霍纪寒说了一声:“多谢啦。”

霍纪寒低沉着声音说道:“不用,是你自己眼光独到。”

那样一个看起来随时会倒闭的商场,林奕却发现了其中的玄机,大胆地赌了一把,把商场给买了下来。

这本身就是一种不可多得的投资天赋。

林奕一般面对别人的夸奖都很平淡的,不过这下夸他的人是霍纪寒,没人被霍纪寒这样的大佬夸了还无动于衷的。

他当即挑了一下眉:“你要这么夸我,那我可就飘了啊?”

霍纪寒也难得扬了一下嘴角。

林奕开了一句玩笑后,又琢磨起了另外一件事。

虽然他买下来了那个商场,但是他并没有打算自己去经营。

毕竟他这辈子已经打定主意当一条咸鱼了,要是凡事都自己亲力亲为,那和上辈子有什么区别?

于是他打算找一个人代为管理商场,而他只管躺着收钱就是了。

林奕想着霍纪寒在这方面肯定比他擅长得多,于是真诚地讨经验:“话说,你觉得我要去哪里找一个人来帮我管理商场啊?”

他这辈子是穿书来的,也没认识几个人,更谈不上什么人脉了,一时之间还真没什么好的主意。

这时,霍纪寒却是直接道:“我可以从集团抽人帮你管理。”

还有这种好事?

林奕生怕霍纪寒反悔,立刻打了一个响指:“成交!”

不过,他很快又想到了一件事,有些不确定地看着霍纪寒:“等等!你要是让你的下属帮我管理的话,最后这个收益怎么算啊?”

那他岂不是还应该分给霍纪寒一点?

林奕问这话的时候,眸子里闪着一些细碎的光芒,有点像是一只狡黠的小狐狸。

霍纪寒看了林奕片刻,回答:“全给你。”

林奕顿时一阵狂喜:“霍总大气!”

他就等着霍纪寒这句话呢!

最后霍纪寒出门办事去了,林奕还一个人在客厅里乐了好久。

细算起来,他这次完全就是一笔特别划算的买卖啊!

首先,买商场的钱是霍纪寒给的,其次,管理人员也是霍纪寒安排的,而他从头到尾都没做什么。

哦,不对,非要说的话,他也算勉强出了点力吧,那就是眼光独到,挑选出了一个特别有潜力的投资资产。

不过,这也根本没花费他多少精力嘛,所以还是算白白赚钱了!!

另外一边。

林家人聚集在一起给人过生日。

席间,有人提到了林奕买商场的事。

顿时,大家都七嘴八舌起来。

“我看林奕就是钱多人傻,那么偏僻的一个商场,他居然还要买下来?”

“可不是嘛,要是那些钱给我多好,偏偏林奕拿去浪费了。”

“林奕这人越来越冷血了,以前还往家里给钱,而且时不时还接济一下亲戚,你看他现在,完全就是一个白眼狼。”

“话说,你们快看看,林奕买下那个商场后,是不是亏得要喝西北风了?”

“肯定是啊,说不定这会他正躲着哭吧。”

“哈哈哈,好想看林奕哭得惨兮兮的样子,我要录下来。”

这时,有懂得网络的小年轻上网搜索了一下,随即不敢置信道:“林奕买的那个商场赚大发了,有一条地铁往那修过去了,带去了很多的人流量……”

其余人纷纷震惊道:“什么?!!”

等到终于确认了这件事的时候,那些说林奕肯定亏一笔的人顿时跟被卡住了脖子似的,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

他们一边嫉恨林奕,一边又纷纷想着,要不然现在去巴结一下林奕?说不定还能得到一些好处。

下午的时候,林奕没事做,听管家说别墅后面的游泳池已经修好了,于是带着霍眠眠来到了游泳池。

他走到了一看,相当的满意。

这个游泳池完全就是按照他想象中的来修建的。

游泳池非常宽阔,现在里面已经装满了清澈的水,微风一吹,波光粼粼,漂亮极了。

泳池边上,布置了躺椅和遮阳伞,还有一个小桌子,桌子上面是点心和饮料。

林奕越看越高兴。

这跟去海边度假也差不了多少嘛!

林奕看得心痒痒,立马就想跳进池子里游一圈了。

他对一旁的霍眠眠说道:“崽,咱们先去换个衣服,然后来游几圈怎么样?”

霍眠眠也是第一次看见这样大大的游泳池,因此有些期待地点了点头。

很快,父子俩就换好了一身装备,然后重新来到了泳池边。

林奕穿着一整套深蓝色的泳衣泳裤。

这是他在泳池刚动工的时候就买来的,尺码很合身,泳衣是短袖款式的,而泳裤则到膝盖上方。

他的皮肤本就白皙,穿上这么一身深蓝色的泳衣泳裤,更加衬得皮肤白得不像话,而且身形相当的优越笔直。

霍眠眠则是穿着一套可爱的黄色小熊泳装,显得整只崽愈发白白嫩嫩的。

林奕给他套上了救生圈,然后把他抱到了一旁单独的小池子里:“崽,你就在这里玩哦。”

说着,还给他放下去了几只黄色的塑料小鸭子。

霍眠眠眨了眨眸子,伸出指头去戳了戳那些鸭子,鸭子们立刻在水里游动了起来。

他觉得很好玩,于是仰头冲着林奕甜甜地笑了一下。

林奕也笑道:“那你乖乖地玩一会,我也去游泳。”

林奕安排好霍眠眠后,自己来到了旁边的大泳池。

然后“扑通”往下一跳,顿时觉得全身冰冰凉凉。

夏天来泳池里泡着,简直就是绝佳的享受嘛!

接下来,林奕又在泳池里痛痛快快地游了好几圈。

等他上来的时候,霍眠眠已经困了,然后被佣人带去睡午觉了。

林奕晚上睡得足够多,因此白天并不困,就那么懒洋洋地往泳池边上的躺椅上一躺,然后拿过一旁的点心开始吃,吃得口渴了,又端起鲜榨的果汁喝一口。

此时,微风徐徐地吹着,吹得人凉丝丝的,别提多舒适了。

林奕一边吃吃喝喝,一边感叹,这才是生活嘛!!

这时,不远处走来了两个人。

林奕一开始没理。

直到他发现那两人径直朝他走了过来。

林奕总算是稍微打起了一点精神,轻飘飘地这两个人身上看了一眼。

从这两人的穿着和气度来看,一看就是上层圈子里的人。

这时,其中一个相当热情地对着他说道:“你就是林奕吧?嫂子好!”

说完,一双眸子就炯炯有神地盯着林奕,一副特别八卦的样子。

另外一个显得沉默一些,没说话,不过也冲他点头示意了一下,然后不动声色地打量着他。

林奕从躺椅上坐直了身体,挑眉问道:“请问你们是?”

那个热情的果断介绍道:“我叫季云川,他叫秦凌,我们都是霍哥的好兄弟。”

林奕听着这两个人名,回忆了一下书中的剧情,想起来了。

的确,季云川和秦凌是霍纪寒的多年好友,而且彼此的关系不错。

季云川是季家的第三个儿子,上面还有一个哥哥和一个姐姐,凡事都有哥哥姐姐顶着呢,因此他活得毫无压力,每天纸醉金迷,格外潇洒。

至于秦凌的背景就要复杂一些,好像传闻是秦家的私生子什么的。

不管传言的真假,反正秦凌平时的确要心思深沉一些,就算是笑,也笑得没多少真心。

他不爱站在主导位置,更多时候是一个默默观察的旁观者。

不过林奕并不熟悉这两人,因此按兵不动,等着这两人主动说明自己的来意。

季云川果然是憋不住话的人,他眼里冒着八卦的光,盯着林奕说道:“嫂子,我老早就听说你的大名了,今天总算见到了本尊!”

他那天晚上看到许正在微信群里发的消息后,顿时就燃起了熊熊的八卦之魂,然后生拉硬拽着秦凌一起来霍宅,就想见一见传说中的嫂子。

林奕好笑道:“你们一个个都对我这么好奇?”

那天晚上来的那个医生也是,一副想从他身上套取八卦的样子。

季云川闻言,也不掩饰,果断眼巴巴地点头道:“当然好奇了!我霍哥可是个实打实的工作狂,每天除了工作还是工作,一副对情情爱爱这些事完全无感的样子。谁知道他有一天突然宣布结婚了,这完全就是惊天巨雷啊,炸得我们圈子里的人都回不过神来!”

林奕:“……”

他算是知道霍纪寒结婚这件事有多么大的影响力了,敢情是惊动了整个上流社会圈子啊。

这时,季云川继续说道:“所以我们都在猜测,霍哥肯定是爱你爱惨了,所以才愿意为了你突然结婚!”

林奕:“……”

不,你霍哥只是为了省事,所以随便找了一个人协议结婚而已,根本无关爱情。

季云川说完,用堪比小狗狗一般真诚的眼神看着林奕:“所以嫂子,你真的不打算给我们讲讲你和霍哥的恋爱史吗?”

林奕轻飘飘道:“不准备。”

季云川震惊:“为什么啊?”

林奕慢悠悠道:“因为我怕说出来吓死你啊。”

他和霍纪寒是协议结婚这件事,目前也就只有三个人知道,也就是他和霍纪寒,以及霍纪寒的心腹李锋。

毕竟这种事肯定是越少人知道越好的,以免引起一些不必要的麻烦。

季云川眼巴巴道:“你看我这么真诚的眼神,你忍心拒绝我吗?”

说实话,季云川在外貌上还真有些讨巧。

他因为性格的原因,撒娇卖萌什么都会,再加上长着一张挺人畜无害的脸,那样盯着一个人看的时候,的确让人不忍心拒绝他。

可惜,林奕却是毫不留情道:“我当然忍心啊。”

季云川:“……”

他还不信了,他今天不能从林奕口中撬出点什么来!

想到这里,季云川果断对林奕说道:“嫂子,反正你也没事做,要不要和我们一起去喝酒啊,我有一瓶82年的红酒哦。”

这瓶红酒还是季云川从家里偷出来的。

有人给他老子送了两瓶上好的红酒,他偷出来一瓶,但是一直没喝,今天算是下血本了。

他等会一定要把林奕给灌醉,然后好好地套出一些话来!

82年的红酒?

一直漫不经心的林奕总算是多了一点兴趣:“好啊,走吧。”

很快,林奕回到别墅换好了一身衣服。

他走出别墅的时候,季云川屁颠屁颠地帮他拉开了车门:“嫂子请!”

林奕坐上了车。

很快,车子朝市中心的一家酒吧开去。

半个小时后,林奕他们三人来到了那家酒吧。

这家酒吧十分的高档,而且还是会员制的,一般人根本进不来。

相应的,酒吧内的装修也特别上档次,是外面那些酒吧完全不能比的。

此时时间还早,酒吧内的客人不多,显得有些清净。

季云川叫来了酒吧的经理,让他把他寄存在这的那瓶红酒拿出来。

很快,经理毕恭毕敬地把酒拿来了,还顺带让服务员给他们上了一些免费的果盘和烧烤。

毕竟他虽然不认识林奕,但是对季云川和秦凌这两位常客可是熟悉得很,这可都是他们惹不起的公子哥。

三人坐在一个宽敞的卡座里。

季云川拿到红酒后,就急吼吼地对林奕说道:“来来来,嫂子,我给你倒一杯!”

他有着自己的小算盘,给林奕倒酒的时候,故意多倒了一些。

林奕当然知道季云川的意图,毕竟这人的心思太好猜了,全都写在脸上呢。

他也不计较,而是端起红酒杯,轻轻地摇晃了几下,然后凑近轻轻闻了闻。

果然,不愧是年份悠久的红酒,醇香悠长,刺激着人的感官。

林奕仰头,慢慢地品尝了一口。

不错,味道也极好。

他上辈子不是没有品尝过一些红酒,但还是第一次喝到这种级别的,自然感受也不一样。

季云川见林奕喝了,还在那一个劲地劝:“多喝点多喝点!”

一旁的秦凌默默无言。

这人是生怕自己的意图不够明显是吧?

三人就这么慢慢地品尝着酒,时不时交流几句。

当然,他们之间的共同话题目前只有霍纪寒。

季云川简直就跟霍纪寒的小迷弟一样,对他霍哥的那些优点如数家珍。

什么从小智商就碾压同龄人啦,什么一路跳级完成学业啦,什么动不动就完成数十亿的大单子啦……

总之,霍纪寒在他眼中就是神,毕竟凡人哪能这么变态呢?

林奕对此倒是比较赞同。

他也觉得霍纪寒根本就不是一个正常人类,和他们这些普通人完全不是一个范畴的。

三人就这么讲着话,时不时喝点酒。

季云川讲着讲着,把自己给讲嗨了,顺带喝了不少酒,都有些晕乎乎的。

他连忙拍了两下自己的脑袋,试图保持清醒。

而且这时他发现,林奕居然一点都没醉?

季云川瞪大了眸子:“嫂子,你喝了这些酒,一点反应都没有吗?”

要是林奕不醉的话,他还怎么套话啊?

林奕如实道:“还行,没觉得醉。”

季云川:“……”

不!!!!!

这怎么可以?!!!!

季云川果断换了一个策略:“嫂子,光喝酒没意思,不然咱们来玩骰子吧?也别搞那些复杂的规则,就一共三个骰子,咱们分别摇,谁能把三个骰子都摇出同一种点数,谁就算赢,怎么样?”

他经常来酒吧,自认为摇骰子这种事应该是自己的优势。

反观林奕,一看就不像是经常逛酒吧的样子。

林奕遇事从来不退缩,因此相当淡定地说道:“来吧。”

很快,季云川找工作人员要来了道具。

他觉得自己胜券在握,为了给林奕一个面子,还把骰盅先递给了林奕:“嫂子,你先来。”

林奕接过了骰盅,此时里面有三个骰子。

他显得格外的气定神闲,把骰盅放桌面上一放,开始摇晃了起来。

林奕的手指很好看,纤细白皙,骨节匀称,抓住黑色的骰盅摇晃的时候,几乎让人挪不开眼。

最关键的是,他的气场很淡定,散漫地坐在那,一双桃花眼里满是尽在掌控的自信。

那是一种很特别的感觉,让人不自觉地就相信他肯定能做到某件事。

这样的人是极具人格魅力的。

很快,林奕停下了摇晃骰盅,然后利落地揭开。

季云川刚刚看林奕摇晃骰子的样子都看入神了,这会总算是反应了过来,急忙凑近去看。

一直没怎么说话的秦凌也看了过去。

只见桌面上的三个骰子都是六点。

林奕居然一次就摇出了三个六点?!!!

季云川一下子瞪大了眼睛,满是不敢置信。

秦凌的眸色也微微变了一下。

他有一种直觉,今天这场比赛胜负已定。

林奕则是散漫地一扬眉,然后对着季云川说道:“喝吧。”

他们的规则就是谁摇出了三个同样的点数,对方就喝酒。

季云川:“……”

完蛋!

他好像轻敌了!!

还是说刚刚只是巧合?

季云川想不通,不过还是挺遵守规则的,拿起酒杯就喝了一杯。

然后就轮到季云川摇骰子了。

他看起来比刚刚林奕要郑重其事得多了,神色紧绷,拿起骰子就开始摇晃。

毕竟刚刚林奕给了他很大的压力。

一时间,只听得到骰盅和骰子激烈的碰撞声。

摇到某一刻,季云川手中的动作一停,有些紧张地吞咽了一下口水后,才揭开了骰盅。

结果一顿猛烈的操作后,他摇出了三个不同的点数。

季云川:“……”

怎么说呢?

就感觉自己心里拔凉拔凉的。

所以为什么林奕摇起骰子来居然那么厉害啊?!!!

没办法,季云川只得再喝一杯。

接下来,林奕和季云川又比了几次。

结果每次都是林奕赢。

这时,季云川看向林奕的眼神已经变了,满满都是对强者崇拜的眼神:“嫂子,你这是什么牛逼的技能啊?可以教教我吗?”

林奕爱莫能助道:“独门绝技,概不外传。”

事实上,也就是孰能生巧而已。

他上辈子在投行工作,有时候难免也要陪着客户去娱乐一番,摇骰子摇得多了,都有手感了。

季云川苦兮兮地又倒了一杯酒喝。

这会,他已经醉得有些迷迷糊糊了,不过还是没忘记要套话的事,大着舌头问林奕:“嫂子,你和我哥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林奕:“……”

这人不去当八卦记者简直可惜了。

林奕反问他:“那你呢?你有什么爱情故事,说来听听呗。”

林奕本是那么随口一问,结果喝醉了的季云川还真讲了起来。

他趴在桌面上,醉醺醺地笑道:“我啊,我当然有了,对方是个漂亮的大姐姐,不过就是性子太冷了,是个高冷的御姐。”

林奕没想到还真套出了话,果断继续问道:“是吗?那你和对方发展得怎么样了?”

季云川扁了一下嘴:“人、人家嫌弃我比她小,我追她,她没同意……”

林奕挑了一下眉:“原来是这样啊。”

季云川还委屈上了,嘟嘟囔囔道:“可不是嘛,我被拒绝后,那段时间可伤心了。”

林奕靠在椅背上,好整以暇道:“这下我也算是抓住你的把柄了。”

季云川抬起头来看林奕,醉眼朦胧:“什、什么把柄?”

林奕慢悠悠道:“以后用来威胁你的把柄啊。”

看这人还敢不敢追着他八卦了。

季云川此刻脑子醉醺醺的,根本反应不过来林奕说了什么。

一旁的秦凌表示没眼看。

这人还想从别人那里套话呢,结果反而自己被套话了。

最后,林奕先一步离开了。

季云川看着他的背影,隐隐觉得自己好像遗忘了什么。

半天才想起来,对哦,他还没问出他嫂子和他霍哥的感情史呢!

他抱着头在那抓狂。

啊啊啊啊啊!!!

他不甘心啊,不甘心!!!

不过后来实在是醉得厉害,就那么昏睡过去了。

林奕回到别墅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七点多了。

他一进屋,就看到了坐在客厅的霍眠眠。

此刻,霍眠眠乖乖地坐在沙发上,正低头吃着一盘桑葚。

他吃东西的时候慢吞吞的,一颗一颗地拿着桑葚喂到嘴里,吃得开心了,还会摇晃一下自己的小腿。

林奕欣赏了一会这可爱的一幕,才朝霍眠眠走了过去:“眠眠,我回来啦。”

霍眠眠听到了林奕的声音,立刻开心地抬起了头来,一双眸子亮得像星星一样。

不过……

林奕看着他的小嘴巴,忍不住笑了起来:“哈哈哈!”

因为霍眠眠刚刚吃了很多桑葚的原因,所以这会嘴唇那一圈都被染色了,变得紫紫的。

他平时是唇红齿白的样子,现在嘴唇变得紫红紫红的,乍一看,特别可爱有趣。

关键是霍眠眠不知道林奕在笑什么,还睁着一双无辜的大眼睛看着他。

这样就显得更好玩了。

林奕笑了好半天,终于笑够了,这才对霍眠眠说道:“崽,你在茶几上照一照试试。”

霍眠眠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不过还是很听林奕的话,从沙发上滑了下来,然后对着茶几上照了照。

然后下一秒,他也一副惊呆了的小表情。

他的嘴巴怎么变成这样啦?

林奕看着霍眠眠的反应,又笑了好一会,才终于停下来说道:“没事,这样也挺可爱的。”

霍眠眠:“……”

真、真的吗?

林奕见霍眠眠一副半信半疑的样子,干脆说道:“是真的啊,不然等我也吃几颗桑葚给你看。”

说完,他也过去拿起几颗桑葚吃了。

没过多久,林奕的嘴唇也变色了。

他笑着对霍眠眠说道:“怎么样?好不好玩?”

霍眠眠用力地点了两下小脑袋。

在他眼里,小爸变得有些不一样了,不过无论是怎样的小爸,他都喜欢。

这时,林奕突然灵光一闪,然后对霍眠眠说道:“不然咱们趁机扮鬼吓人怎么样?”

霍眠眠可是很听林奕话的,顿时点了点头:“好。”

林奕对他说道:“那你去把你的水彩笔拿来。”

没一会,霍眠眠就把自己的水彩笔拿来了。

然后林奕就动手,给他自己和霍眠眠的脸上都画了几下。

他也没有过分多画什么,无非就是把眼圈周围涂黑一点,脸色涂得更白一点,再加上他们吃了桑葚的嘴唇,效果绝棒。

反正霍眠眠用的这些水彩笔都很高端,全是可食用级别的,到时候洗起来也特别方便。

等到画完了脸上的东西后,林奕又找来了两块白布,当做披风似的分别往他自己和霍眠眠背后一披,就大功告成了。

就在他们刚准备好的时候,门外就突然传来了一道汽车的引擎声。

林奕赶紧对霍眠眠说道:“崽,应该是你爸爸回来了,咱们马上去吓他!!”

霍眠眠紧张又兴奋地点了点头。

霍纪寒今天是自己开车回来的。

他下了车,然后往别墅里走去。

他刚走了几步,就发现了异样。

别墅的客厅没开灯。

唯有月光投射了下来,影影绰绰地照亮了一些地方。

霍纪寒神色没有丝毫变化,一步一步地走进了别墅。

等他走到客厅中央的时候,突然从旁边冲出来了两个身影。

这两个身影一高一矮,借着月光,不难看清他们的面部。

这两个身影画着一点也不吓人的可爱鬼妆容,身后还披着一块白布。

他们冲到他面前后,装作像鬼一样张牙舞爪的样子,嘴里还“嗷呜”“嗷呜”地叫着。

那两只可爱鬼吓了他一阵后,就准备跑路了。

不过不知道是不是客厅太黑的原因,他们居然迷路了,哒哒哒地往别墅门口冲了过去。

等到他们跑到别墅门口后,身形一顿,像是也终于发现了迷路的事实。

那两道背影透露出了淡淡的尴尬。

哪有鬼吓完人还迷路的啊啊啊!!!

霍纪寒的声音听不出什么情绪,提醒道:“楼梯在相反的方向。”

几秒钟后,大的那只鬼牵住了小的那只鬼的手,然后果断转身换了一个方向,往楼梯那边跑去了。

这下,总算是跑对了。

霍纪寒:“……”

嗯,进步很明显。

楼上。

林奕牵着霍眠眠一口气跑到了卧室里,然后坐在床上喘息。

啧啧,什么叫出师不利啊!!

本来计划得好好的,怎么偏偏跑错方向了呢?真是太丢脸了!

偏偏这时,霍眠眠扬着小脑袋问林奕:“小爸,我们刚刚吓到爸爸了吗?”

林奕:“……”

这个问题问得可真好。

霍眠眠见林奕不说话,就那么睁着一双圆溜溜的眸子看着他。

林奕顿了片刻后,果断对霍眠眠说道:“当然吓到了,你没见你爸爸吓得都一动不动了么?”

霍眠眠一听,顿时开心了起来。

哇,他们可太棒啦,居然真的吓到爸爸了哎!

还把爸爸吓得动都不敢动!

作者有话要说

哇,突然发现多了好多营养液,挨个亲一口大家~

本文网址:http://www.zwkan.com/dushiyanqing/haomenhoubabailanhoubaohongle/877853.html
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wap.zwkan.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