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78 章 给他一张黑卡。

推荐阅读: 偏执攻的病美人逃不掉了李世民为弟弟剧透头疼中在北宋当陪房婚后回应直播问诊 全员社死!我的卤味店超美味渔女赶海发家记渣攻洗白手册(快穿)美人女配带崽二嫁[七零]恋爱脑女主的小姨妈躺平了[八零]任务又失败了望族嫡女长兄如父,专治不服发家致富奔小康[九零]戏中意神童崽崽爱科研[年代]当明星从跑龙套开始醒醒,继承遗产了折春茵NPC别怕,我是好人

客厅里。

林奕拿着一副山水画,琢磨着要挂到客厅的哪一个位置。

昨晚,他们去老宅参加二叔公寿宴的时候,二叔公见他一直盯着其中一副作品瞧,直接就取下来送给了他。

林奕自然是喜欢得不得了。

这幅正是他看到的第一幅山水画,很符合“小桥流水人家”的那一副,意境深远,让人忍不住一再细品。

最终,林奕拿着这幅画挂在了客厅靠着楼梯的那一面墙上,顿时,整面墙多了几分艺术感。

林奕挂好之后,走远几步,欣赏了一会,感叹道:“咱们家也有书香韵味了。”

有一个国画大师级别的亲戚就是好啊,连这种千金难求的作品都可以薅回来挂在自家的墙上。

霍眠眠暂时还欣赏不了什么大师的作品,但是他见自己的小爸站在那里看,于是也跟着站在那里,睁着一双圆溜溜的眸子看着那幅画。

管家见状,也走过去,一起欣赏了一会。

佣人们好奇,也跟着走了过去。

于是等到林奕一回头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身后乌泱泱的一群人。

他吓了一跳,问道:“你们怎么都来了?”

管家笑道:“我们见林先生看得这么认真,也忍不住过来看看。”

林奕点了一下头,然后开玩笑道:“这样啊,那大家都看出什么来了?这幅画中有哪些元素?分别表达了画家什么样的感情?”

管家:“……”

佣人们:“……”

他们林先生是魔鬼吧?!

溜了溜了,还是认真干活比较好。

一时间,管家他们都离开了,只有霍眠眠还一脸茫然地站在原地。

林奕蹲下身,逮住小崽崽不让跑,然后说道:“眠眠,那你来回答问题。”

霍眠眠懵懵地眨了眨眼睛:“眠眠不知道哎。”

林奕抓住他:“不知道可不行,要接受惩罚的。”

霍眠眠继续眨了眨眼:“什么惩罚呀?”

林奕想了一下说道:“罚你笑一下,要笑得很甜很甜才可以过关哦。”

霍眠眠听了这话,歪着小脑袋笑了一下,一双漂亮的大眼睛微微弯起,亮晶晶的,像是缀着莹莹星光。

简直能把人甜晕过去!

林奕顿时饶过他了:“好好好,算你过关了。”

他感觉自己要真是霍眠眠的老师的话,遇到这么可爱的小崽崽,肯定连问题都舍不得问。

父子俩玩闹一阵后,就来到了客厅的沙发上吃水果。

佣人提前给他们榨好了西瓜汁,西瓜就是从自己的地里摘的。

两杯大大的西瓜汁,里面还放了冰块。

林奕端起其中一杯就猛地喝了一口,一口气喝了大半杯。

西瓜汁很甜,还冰冰凉凉的,完全就是夏日必备。

霍眠眠喝起东西来就要慢吞吞得多,他用双手捧着杯子,慢慢地抿了一口,随即被冰得轻微哆嗦了一下。

不过这冰冰爽爽的西瓜汁太好喝啦,他没忍住又小小地喝了一口。

林奕喝完西瓜汁之后,又拿起果盘里的桂圆,然后剥了一个放进嘴里。

霍眠眠看见林奕吃桂圆,想到了什么,然后问道:“小爸,桂圆为什么要叫龙眼啊?”

林奕为了解答这个问题,又剥开了第二颗桂圆,然后咬了一口,把剩下的部分拿给霍眠眠看:“你看看呢,这像不像龙的眼睛?”

咬了一口的桂圆露出了里面的核。

此时,里面黑色的核就像是黑色的眼珠子一样,而外面白色的果肉就像是眼白。

霍眠眠看到如此生动的演示,眨了眨眸子,随即说道:“果然很像是龙的眼睛哎。”

林奕笑道:“那大概就是因为这个原因,所以桂圆才被才叫龙眼的吧。”

说着,他把剩下的半颗桂圆放进了嘴里。

桂圆果肉清爽甘甜,一颗一颗的,让人吃得根本停不下来。

霍眠眠这个三岁幼崽正是处于对一切新鲜事物都好奇的时候,他吃了一颗桂圆之后,回味了一下桂圆果肉的味道,然后对林奕说道:“小爸,桂圆的果肉是不是和荔枝长得有点像啊?它们难道是亲戚吗?”

在他眼里,这两种果肉都有点偏白色透明质地,而且口感也有点像。

林奕闻言,忍不住笑了一声:“大概吧,说不定它们是表亲这种关系。”

林奕说了一句后,却没听见霍眠眠的回应,转头一看,小崽崽的脑袋已经一点一点的了,眸子也半闭半睁的,一看就是瞌睡来了。

林奕笑了一下,接过了霍眠眠手中的那颗桂圆,然后轻手轻脚地把他放平到了沙发上。

很快,霍眠眠就彻底睡了过去,呼吸清浅,还砸吧了一下小嘴巴,也不知道是不是在回味刚刚的桂圆味道。

林奕扯过一条毯子给他盖上,然后自己又继续吃起了桂圆。

没过多久,他收到了霍云发过来的消息。

霍云说发现了一家不错的茶庄,问他要不要一起去喝点茶。

林奕似乎没有什么拒绝的理由,于是同意了下来。

十分钟后,他换了一身衣服,然后开着自己的法拉利,朝霍云说的那个茶庄赶去。

这个茶庄并不远,开车二十分钟就到了。

林奕停好了车,然后取下车钥匙,朝那个茶庄走去。

此刻,霍云正在门口等他。

看到他之后,清秀的脸上露出久违的笑意,然后朝他迎接了几步。

林奕走过去,随意道:“怎么突然想起叫我喝茶了?”

霍云笑道:“感觉今天天气不错,所以叫你一起出来逛逛。”

林奕听到这个理由,扬了一下眉,没说什么。

反正无论霍云这句话是真是假,一会就知道了。

两人一起朝这个茶庄里面走去。

林奕进去之后才发现,这个茶庄是真的不错。

虽然处于繁华地带,但是却是闹中取静,别有一番天地。

整个茶庄是实木构建而成的,还挂着灯笼,很有古代那些茶楼的韵味。

他们先是走过一条木质的走廊,然后来到了一个种满绿植的开阔地带,再往里走,就是喝茶的地方了。

霍云提前预定好了一个包间。

两人来到包间,坐在一张木桌子前,透过包间的窗户,还能看到外面的那些绿植,属实是一个清幽的地方。

不过让林奕有些好奇的是,并没有工作人员来接待他们,那谁给他们泡茶?

正在他想着这些的时候,对面的霍云已经拿起了茶具。

林奕微微挑眉:“所以是你泡茶?”

霍云笑道:“对,因为一些原因,学习了一点。”

说着,他就摆弄着茶具,泡起了茶来。

以林奕不怎么专业的眼光来看,霍云这泡茶技术已经属于是比较厉害的水准了。

摆弄着茶具的霍云看起来收起了一些戾气,清秀的眉眼间多了几分平和。

林奕没多问。

反倒是霍云一边泡茶,一边主动说了起来:“我妈以前就是这个茶庄的茶艺师,某一天,轮到她当值的时候,就遇到了一个霍家的人。那个霍家人本来已经结婚了,但是却看上了她。”

后面的霍云没再说,但是林奕也已经能知道了。

无非就是霍云的母亲不同意,而那个霍家的人却强取豪夺,事后提上裤子就不负责。

林奕听了这话,也沉默了一瞬,随即说道:“对于你母亲的事,我很遗憾。”

此时,霍云已经泡好了茶,他把其中一杯茶放到林奕面前,然后眼也不眨地看着林奕说道:“缅怀故人已经没有什么意义,最重要的是,要让那些还活着的人付出代价。”

他这话说得又阴沉又决绝,眸子里又出现了那种疯狂和偏执。

相比之下,林奕淡定多了,他端起霍云递给他的茶,不紧不慢地吹了吹,然后喝了一口。

喝完之后,他放下茶杯,评价道:“很好喝,看来你学到了你母亲的手艺。”

霍云本来是想进一步和林奕探讨一些复仇计划的,没想到却突然听到了林奕这样的评价。

他一时情绪有些转换不过来,显得面色有点僵硬:“是、是吗?”

林奕又端起茶杯喝了一口,用实际行动表达了自己对这茶的喜欢。

霍云一时更懵了。

刚刚还想着复仇的事,这会已经想不到这些了。

最关键的是,这时林奕又问他:“你母亲的墓碑在哪?时常听你提起她,干脆我也去祭拜她一下吧。”

霍云这下更是懵了,连说话都有些结巴了起来:“你、你要去祭拜我母亲?”

林奕很自然地反问:“有何不可?”

霍云万万没想到林奕会提出这样一件事来,这完全超出他的认知范围了。

他从小到大的记忆里,他和他母亲都是不受待见的,一个是上不得台面的私生子,一个被骂做是勾引男人的婊子。

从来没有人把他们当做人对待过,他们永远是活在阴暗世界的卑微小人物。

然而,此刻,林奕却说,他想去祭拜他母亲。

这件事让霍云的思维都僵化了,一时不知道该做出何种回应。

林奕的态度却是自然又尊敬,就像是真的要去祭奠某个长辈。

他对霍云说道:“不知道你母亲喜欢什么花,一会咱们先去一趟花店,买一束花。”

霍云已经不知道该作何反应了,只是随着林奕的话点了点头:“好、好的。”

不多时,两人离开了茶庄,然后来到了外面的一家花店。

林奕听说霍云的母亲喜欢兰花,于是就买了一束兰花,然后又多买了一束菊花。

他结了账,然后带着霍云来到了他那辆法拉利跟前。

他把花仔细地在车里放好,然后拉开车门进了驾驶室。

等他进去后,发现霍云还呆呆地站在马路边,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林奕冲他扬了一下眉:“咋不上车?”

霍云半天才反应了过来,然后拉开了副驾驶的门。

直到他把他母亲埋葬的地方告诉了林奕,而林奕输入导航,开着车往那个地方赶去的时候,他总算是真正对这件事有了实感。

林奕是真的要去祭拜他的母亲。

可是,为什么呢?

霍云想不通林奕为什么愿意这么做,但是心里却是实打实的受宠若惊。

霍云的母亲埋葬在很偏僻的郊外。

当时她去世后,霍家那个人嫌她晦气,根本就没管她,而她的娘家人又离得太远,早早就没了联系,更是没有来处理这事。

总之最后,她就被草草地埋到了一个荒郊野外。

这些年,除了霍云以外,再无人踏足这片地方,但是今天——

多了一个林奕。

林奕把车停在了山脚,然后从车里抱出了那两束花,对霍云说道:“走吧,你在前面领路。”

霍云一方面为终于有了除他之外的人来为他母亲祭奠而感到欣喜,一方面又有些惴惴不安,他对林奕说道:“这条山路很难走的,满是野草和荆棘,我怕你……”

林奕打断了他:“带路吧。”

霍云抿了一下唇,没再多说,然后带着林奕往山上走去。

正如霍云所言,这条山路很难走,陡峭而泥泞,山路的两旁全是杂草,让人觉得可能会钻出一些野生动物的程度。

他们走了好久,才了不到一半路程。

林奕今天碰巧穿着一双白色的运动鞋。

这会,这双运动鞋已经脏得有些不能看了。

霍云又有些不安地对他说道:“要不你还是在这等我吧?我帮你把花带上去就行了。”

在他的印象里,林奕平时总是懒散闲适的样子,不像是能适应走这么多山路的人。

然而事实上却超乎霍云的意料,林奕此刻的气息很平稳,只有额头出了一层薄汗。

最关键的是,他一点都没有不耐烦的样子,而是说道:“来都来了,自然是要亲自到阿姨的坟前祭拜。”

霍云张了张嘴,还想说点什么,最终什么也没说,而是继续带着林奕往前走。

两人又走了很长的一段山路。

总算是来到了一处墓碑前。

霍云说道:“到了。”

林奕抬眸,朝那个墓碑看去。

只见这个墓碑修建得十分简单,就是一个寻常的土堆,然后前面立了一块碑。

不过看得出来,霍云应该经常来这里扫墓,所以周围没有什么杂草,很是简洁干净。

墓碑上,有一张女子的照片。

这个女子眉眼生动秀丽,神色温婉。

如果她还活着,一定是一个很热爱生活的人。

林奕走过去,将怀中的两束花放到了墓碑。

他起身后,对霍云说道:“阿姨很漂亮。”

霍云也笑了笑:“听说我妈当初是整个茶庄长得最好看的人,来找她泡茶的客人也最多。”

可惜,后来也为此遭来了厄运。

紧接着,霍云也对着他妈祭拜了一番。

他看着他妈的墓碑,神色复杂,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过了一阵后,两人往回走。

一直走到了山脚下,霍云由衷地对林奕说道:“林奕,谢谢今天你能来。”

毫不夸张地说,林奕这一趟来祭拜他母亲,是他整个前半生以来最震撼和感激的一件事了。

林奕却是对他说道:“你不是说咱们是同伴吗?那同伴陪着你来祭拜一下你母亲很正常。”

霍云心下震然,他说的同伴其实不是这个意思。

他所说的同伴是指他和林奕联起手来对付林家和霍家。

但是眼下林奕这么一说,他却舍不得反驳,因为这是他目前所能抓住的唯一的温暖。

紧接着,林奕又对他说道:“那现在呢,要不要我这个同伴陪着你去看一下心理医生?”

霍云听了这话,一瞬间睁大了眸子看着林奕,像是没有想到林奕会突然说出这句话。

过了半天,他才对林奕回复道:“我可以去看。”

是因为林奕问了他这话,所以他愿意退步。

但是,他又补充:“不过要等一等。”

林奕反问他:“等一等?”

在等的这段时间,霍云想做什么?

霍云看着林奕,眸子是某种执拗的光。

两人对视了半晌。

林奕点头:“随你吧。”

毕竟一个人若是铁了心要做什么,别人拦也拦不住。

说完,他偏头示意了一下:“上车。”

很快,两人回到了市区。

到了市区后,霍云匆匆地下车离开了,也不知道是要去做什么。

林奕则是开着车去了洗车店,然后自己也换了一身行头。

一个小时后,他穿上干净的衣服,开着车来到了霍氏集团。

他轻车熟路,一路来到了霍纪寒的办公室外面。

李锋看到他的时候,还挺惊讶:“林先生,你怎么突然来了?”

林奕笑道:“有事来找你们霍总。”

李锋点了点头,随即吩咐秘书准备点心。

自从林奕之前夸过他们这里的点心好吃后,茶水间就常备着那些点心,就等着林奕时不时来的时候可以吃到。

林奕没有让李锋通报,而是自己进了霍纪寒的办公室。

霍纪寒此刻正坐在办公桌后面签文件,听到动静,抬起一双黑沉的眸子。

等他看到了林奕后,黑眸里自然而然地带上了笑意:“怎么突然来了?”

林奕甩着车钥匙,漫不经心地往办公桌上一靠,然后说道:“这叫定期突击检查。”

霍纪寒扬了一下嘴角,居然也配合着他说道:“欢迎,那下次需要我让人列队迎接吗?”

林奕挑眉:“那倒是不用,不过让你的秘书们准备好点心倒是可以。”

霍纪寒笑得一脸宠溺:“好。”

开了两句玩笑后,林奕也没忘了自己这次来的正事。

他对霍纪寒说道:“方便给你的保镖们说一声吗?让他们这段时间多注意着保护眠眠。”

霍纪寒听到这话,眸色微变了一下:“怎么?”

林奕笑道:“也没具体的什么,我只是觉得咱们眠眠乖巧又可爱,软软糯糯的,担心有人对他不利而已。”

霍纪寒见林奕似乎是不想多说,也就没有细问,而是说道:“那我呢?你不担心有人对我不利?”

林奕没忍住笑出了声,他怎么觉得霍纪寒这貌似是在和自己的儿子吃醋?应该不至于吧?

林奕咳了一声说道:“你觉得这可能吗?哪个人那么想不开,会对你不利啊,嫌自己命太长了?”

霍纪寒点了一下头:“行,勉强接受了你这个理由。”

林奕笑道:“我这本来也是说的事实啊。”

这时,秘书敲门,送进来了点心。

两人也就暂停了刚刚的谈话。

林奕拿着一块点心,一边吃,一边来到了办公室的落地窗跟前。

霍氏集团的大楼坐落在寸土寸金的市中心,而且也是附近最高耸巍峨的建筑。

站在落地窗前一看,视野极其开阔,让人不由得生出一种熊熊壮志,想要大施拳脚,好好做出一番事业来。

当然,这是上辈子的林奕的想法。

而这辈子,他没有了自己奋斗的心思,只是看着四周那些商业大楼,然后感叹道:“要多少钱,才可以把这些全买下来呢?”

霍纪寒停下了工作,也来到了他身旁,和他并肩而立。

听到这话,他转头问林奕:“你想买?”

很是随意的语气,好像林奕真想买的话,他也能给钱。

林奕差点被点心呛到了,拍了拍自己的胸口才说道:“没呢,我就是随便感叹一下。”

毕竟他这辈子手里的钱多了,有那个资本了,就总想着买点什么。

这时,霍纪寒已经给他倒了一杯水过来。

林奕顺手接过水,喝了一口。

然后下一秒,霍纪寒又递了一张黑卡给他。

林奕微微睁大了眸子:“这是?”

霍纪寒说道:“黑卡,不限额的。”

林奕震惊道:“我当然知道这是黑卡了,不过你给我干嘛?”

而且还是这么随随便便就给他了。

他该说霍纪寒太有钱了呢,还是说太信任他了,就不怕他一口气把卡刷爆?

然而这时,霍纪寒却是理所当然道:“赚钱,不就是给喜欢的人用吗?”

林奕第二次呛到了:“噗咳咳咳……”

霍纪寒伸手拍了拍他的背:“小心点。”

林奕:“……”

这能怪他不小心?

还不是你这一波又一波的,根本让人招架不住啊。

这时,霍纪寒已经把黑卡塞到了他手中。

林奕拿着卡,心情复杂,忍不住问霍纪寒:“你是真不怕我把卡刷爆啊?”

霍纪寒配合地思考了一下,随即说道:“你应该不能把这卡刷爆,你要是实在担心的话,我可以再给你一张。”

林奕:“……”

他和霍纪寒说的是一回事吗?

林奕一时拿着卡,收也不是,不收也不是。

他觉得这卡实在是太贵重了,以他们两人现在的关系,好像并不能收下这么贵重的东西。

霍纪寒像是看出了他的疑虑,安抚他道:“没事的,你拿下这张卡,也有条件。”

林奕下意识问道:“什么条件?”

霍纪寒微微勾了一下唇:“条件就是,你花着这张卡里的钱,顺便养一下我。”

林奕:“……”

堂堂霍氏集团的总裁,哪需要他养啊?

关键是,他拿着霍纪寒的钱,然后养霍纪寒?这逻辑说得通吗?!

作者有话要说

本文网址:http://www.zwkan.com/dushiyanqing/haomenhoubabailanhoubaohongle/1776633.html
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wap.zwkan.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