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看,看中文 > 都市言情 > 豪门后爸摆烂后爆红了 > 第 63 章 霍哥刚才想亲你…...

第 63 章 霍哥刚才想亲你…...

推荐阅读: 闺中绣为了搞CP我决定攻略仙尊婚后回应九零之嫁给煤老板七零之绝色美人玩转香江戏中意当明星从跑龙套开始勿扰飞升[快穿]我的卤味店超美味偏执攻的病美人逃不掉了当冬夜渐暖流放后,我在敦煌当汉商唯一现实玩家折春茵带着侦探系统穿武侠渔女赶海发家记绝版白月光古代山居种田养娃日常七零大佬的娇气美人重生了东宫福妾(清穿)

霍时既然回来了,那自然也就在家里住下了。

他的那间卧室一直被好好保存着,定期会有佣人打扫。

晚上十一点多的时候,林奕困了,然后从客厅的沙发上起身,打算上楼睡觉。

这时,霍时叫住了他:“嫂子,那间游戏室是你的吗?”

他回来不久就发现了那间游戏室,判断应该是林奕的。

林奕停住脚步,点了一下头:“是啊,怎么?”

霍时问道:“那我平时也可以使用?”

林奕:“当然了。”

游戏室而已,又不是什么私密的场所,霍时想去就去。

林奕以为霍时只是那样随便一问,也没多想,很快就迈着懒洋洋的步调上了楼。

直到几天后的一个晚上。

凌晨一点钟的时候,林奕被渴醒了。

晚餐的时候,他吃了很多红烧排骨,差不多把那一整盘都给包揽了,后果就是现在很口渴。

林奕一边打着哈欠,一边走出了卧室,然后下楼去倒水喝。

此时,别墅里静悄悄的,所有的灯都已经熄灭了。

林奕慢悠悠地下了楼,然后往厨房走去。

等到他喝了一杯水,然后走出厨房的时候,这才发现了游戏室那边有亮光。

他下意识往那边走了几步,然后看清了里面的场景。

此时,游戏室的门虚掩着,留有一道不大不小的缝隙。

只见霍时坐在一台打开的电脑前。

电脑屏幕发出的冷白光投射在他桀骜不驯的脸上,显出他愈发孤傲的模样。

他额前的碎发有些散乱,一双眸子有着让人难以忽视的坚定和傲意。

这是独属于霍队长的风采,要是让那些粉丝见了,肯定又要激动得嗷嗷叫了。

很快,霍时拿起一块像是膏药贴的东西,然后用牙齿利落地撕开了膏药贴的包装,紧接着垂着头,往自己的右手手腕贴上去。

他的动作很随意,三两下就贴好了膏药贴。

他的右手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到了要贴膏药的地步的话,肯定是很疼的,不过他像是浑然不在意一般。

贴好后,他一只手握上了鼠标,一只手抚上键盘,开始练习游戏了……

林奕站在不远处,静静地看了一会,然后又不动声色地离开了。

怪不得那天晚上霍时要问他游戏室的事,他这几天白天没见霍时进去过,还以为霍时问问也就罢了,没想到这人却是在晚上练习啊。

也是,电竞人熬夜挺正常的,电竞圈不是好像流传着这样一句话么——电子竞技,没有睡眠。

这群人都是夜猫子,晚上拼命练习,白天补一会觉。

只是,霍时不是已经退役了么?

为什么还保留着日常训练的习惯?

终究是不甘心吗?不想这么快离开自己热爱的舞台?

所以,他为什么又要选择离开?

林奕一边往楼上走,一边思索着这些事。

等到他回到自己的卧室后,就果断停止思考,然后扑到大床上睡觉了。

毕竟他这辈子又没什么宏大的目标,自然是睡觉比较重要。

第二天上午的时候,太阳光很强烈,外面的温度三十多度。

炎炎夏日,连一丝风都没有。

林奕哪也没去,一直待在别墅里。

他从冰箱里翻出一盒冰淇淋,然后果断躺在沙发上开吃。

在这种炎热的夏天,待在空调房里,然后吃着冰淇淋,简直不要太爽。

可惜,林奕某一刻吃得猛了点,然后被冰得一抖,紧接着咳嗽了好几声:“咳咳……”

一旁正在看绘画的霍眠眠听到了林奕咳嗽后,顿时放下绘画本,然后滑下沙发,来到了林奕身边。

他扬起小脑袋看着林奕,关切道:“小爸,你怎么啦?”

林奕刚刚咳得喉咙有点不舒服,一时说不出话来,只能摆摆手,示意自己没事。

这时,霍眠眠却是哒哒哒地跑开了,不一会,他又返回来了,手里还小心翼翼地端着一杯水。

这是他刚刚去厨房兑的温开水。

他端着水来到林奕面前,递给林奕:“小爸,快喝吧,喝了就好啦!”

林奕看着霍眠眠,一时无比感动。

这个崽也太贴心了吧,他只是咳了几声而已,结果小崽崽就把温水给他端来了。

林奕果断接过了水,然后一口气喝了半杯。

不得不说,喝了半杯温水后,果然好多了。

此时,霍眠眠还在一旁关心地注视着林奕:“小爸,你好了吗?”

林奕笑道:“当然好了!咱们眠眠端来的水,包治百病!”

霍眠眠顿时开心地抿起了小梨涡。

然后他对林奕说道:“小爸,你自己待在家好好休息哦,我要去看一看瓜地啦!”

这段时间,霍眠眠每一天都执行着一件雷打不动的事,那就是去看他的瓜地。

毕竟那块地里,可是种着好多好多他小爸喜欢吃的西瓜和哈密瓜呢!

霍眠眠说完,还像模像样地去拿了一个小草帽戴上,然后自己动手,把草帽的绳子给系好了。

戴上了草帽的霍眠眠就只剩下一个圆嘟嘟的小脸蛋露在外面了,唇红齿白的,就像是一个糯米团子。

一双眸子更是亮晶晶的,像是黑琉璃一般。

林奕看着整装待发的霍眠眠,忍不住说道:“眠眠,这个家果然不能没了你啊!”

霍眠眠听出林奕是在夸他,顿时笑得更甜了,连声音都甜丝丝的:“小爸,我走了哦!一会就回来!”

说着,就戴着小草帽去视察瓜地了。

而林奕这个没用的大人,则是继续瘫在沙发上吃起了冰淇淋。

没办法,谁让他的小崽崽这么懂事听话呢,根本什么都不需要他做嘛。

林奕想到这里,忍不住笑出了声。

季云川来的时候,碰巧就看到霍眠眠出了门。

他看着霍眠眠这只小崽崽目标明确地迈着小短腿朝着一个地方走去,那坚定的目光,像是要去完成一件大事一样。

看到这里,他顿时咋舌,然后三两步蹦跶进了别墅。

走进别墅后,他一眼看到了靠在沙发上的林奕,于是屁颠屁颠地过去问道:“嫂子,我刚刚进门看到眠眠了,他这是去哪啊?”

林奕回答道:“视察瓜地。”

季云川听了这话,忍不住感叹道:“为什么人家三岁的时候这么乖巧懂事?”

林奕挑眉看向他,戏谑道:“你三岁的时候还在挨打是吧?”

季云川:“……”

岂止是挨打,简直是暴揍好不好?

唉,说多了都是泪!!

不过季云川这种乐呵呵的小狗性子,感伤了不到不一秒钟,就又眉飞色舞道:“对了嫂子,咱们下午出去玩吧?!!”

自从他认识了林奕后,每次想要出去玩,首先第一个就会想到林奕。

因为和他嫂子一起出去玩真的很快乐很尽兴!!

林奕一边用勺子舀最后的一点冰淇淋,一边随口问道:“去哪?”

季云川兴奋道:“我最近听说有一个寺庙举办了体验活动,咱们可以去那里住一晚上,感受一下寺庙里的文化。”

寺庙?

林奕听了之后,有了点兴趣。

他还没去寺庙生活过,不知道那里有着怎样的一些独特地方,因此还挺想去看看的。

不过……

林奕有些怀疑地看向季云川:“你这种一秒钟都闲不下来的性子,确定适合去寺庙吗?人家寺庙讲究静心和清净。”

季云川一听,还真有点不确定,毕竟他平日里还真是一刻都闲不下来,让他静静地待在某个地方,简直比杀了他还难受。

不过话都说出去了,他自然是强撑着对林奕说道:“放心吧,我是个成年人了,定力很足的好吧?就算有什么比较枯燥的流程,我也一定能忍下来!!”

林奕不置可否:“去了再说吧。”

于是下午的时候,林奕就收拾好了一些行李,然后带上霍眠眠一起出发前往寺庙了。

父子俩今天穿的也是亲子装。

都是一件白色的短袖,白色短袖上面还印着同一款卡通图案,下半身则都是一条浅色牛仔裤。

他们穿着这样的亲子装,然后一人拉着一个行李箱走出别墅的时候,简直就像是复制粘贴一样,特别养眼。

别墅里的司机负责送他们去。

等到几人都上了车后,车子往前开去。

不过这时,坐在副驾驶的季云川却突然从后视镜里瞥见了什么。

他先是一愣,随即立马转头去看。

可惜,这时车子拐了一个弯,他只看到了那人的一个侧影,很快就什么都看不到了。

林奕坐在后排,见季云川一惊一乍的样子,疑惑道:“怎么了?”

季云川果断回头问他:“嫂子,霍时回家了?”

他只看到了一个侧影,但是从那清冷优越的侧影不难看出,这就是霍时。

林奕点头:“嗯,回家了,怎么?”

看来霍时回家对于所有人来说都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啊。

季云川挠挠头,然后说道:“也没啥,我只是以为他一时半会不回来了,毕竟他当时和家里闹得挺僵的。”

林奕顺口问道:“怎么回事?”

季云川:“具体的我也不太清楚,好像是当时霍时正在读书,结果却提出要辍学去打电竞,然后和家里闹了一阵吧。毕竟霍时的学习成绩还挺好的,突然要辍学,家里肯定也不太能接受。不过后来,霍时还是去打电竞了,据说霍伯父和霍伯母气了好一阵……”

林奕听到这里,略一沉思。

霍伯父霍伯母?

应该指的是霍时他们的父母吧?

不过自己来了也算不短的一段时间了,怎么从来没有听说过这两人的事?

季云川毕竟不是霍家人,知道得不算详细,最后说道:“霍时这次既然回来了,应该就是想通了,然后和家里和解了吧……”

林奕没说话。

毕竟他就更不清楚这些事了。

不过单是从表面来看的话,霍时并没有和家里的关系变得那么融洽,他偶尔会有些心事重重的样子,也不知道是不是在心里积压了一些东西。

一段时间后,车子就开到了城外郊区。

车内的对话自然也转变为了本次旅行的相关话题。

季云川一张嘴叭叭的,一直都没停过。

他给林奕介绍这次要去的寺庙,然后又不知道从哪摸出一个小玩具逗霍眠眠开心。

总之有了季云川,旅途中就会一直热热闹闹的。

下午四点钟的时候,他们赶到了那个寺庙。

在离寺庙还有一段路的时候,他们就下了车,然后步行前往寺庙。

寺庙修建在一座巍峨的大山里,清幽安静,没有丝毫的喧闹之声。

林奕他们先是走了一段石阶,然后又往前走了一段平路,最后才来到了那座寺庙。

林奕刚一来到这个地方,顿时就觉得内心宁静了下来。

寺庙掩映在绿树之间,一片幽静。

耳边能听到一声一声的敲钟声,还有流水声。

再往前几步,寺庙就更加清晰了一些,还能看到寥寥升起的香烛烟雾。

来到这种地方后,好像一切现代化的东西都远去了,只有青山绿水、古钟长鸣。

来体验这个寺庙活动的人不算太多,有工作人员将他们一一带领到各自的房间。

林奕他们也分配到了自己的房间。

等到在房间里稍作休整后,就开始了今天的第一个活动,吃斋饭。

季云川来敲响了林奕他们房间的门:“嫂子,眠眠,快出来去吃饭了。”

林奕带着霍眠眠走了出去,然后一起前往用餐的地方。

斋饭是特别清淡和绿色的。

林奕端来了自己的那份,然后坐在位置上开吃。

他没有吃过斋饭,但是不得不说,偶尔吃一次还挺特别的,而且也很爽口。

霍眠眠也趴在桌上,认认真真地吃着自己的那份。

这次来体验活动的还有一些其他小朋友。

有些小朋友不听话,在那挑食。

其中一个家长就对自己的孩子说道:“你看人家小朋友呢,吃得多认真啊。”

她说的就是霍眠眠。

陆续的,有好几个家长都用霍眠眠这个正面榜样来教导自己的孩子。

霍眠眠没想到自己突然就成为了人群焦点,有些懵懵地眨了眨眸子。

不过很快,他又垂下小脑袋,继续认真地扒饭了。

那小模样,真是让人越看越喜欢。

因为霍眠眠太过听话的原因,还有人上前来找林奕讨教方法。

林奕轻松地笑了笑:“没什么方法啊,我什么都没做,我家小孩子就这么乖巧懂事了。”

众人:“……”

你这话也太拉仇恨了吧?!!

其中,还有一个年轻女生认出了林奕和霍眠眠,激动得不行。

不过她也没有大张旗鼓,而是悄咪咪地走过来,找林奕签了一个名,然后就开心地离开了。

吃过斋饭后,来到了晚间。

到了抄写经书的环节。

林奕端坐在案桌前,铺好经书,然后拿起毛笔蘸了蘸墨水。

他现在的状态和以往很不一样,平时他懒懒散散的,可是现在又能一脸平静,心平气和地抄写经书,给人极大的反差感。

季云川见状,都惊呆了,两步来到了林奕对面,盘腿坐下,然后一脸震惊地看着林奕:“嫂子,你还真抄啊?”

林奕语气淡然:“不然呢?”

说着,他拿起毛笔,认真地在纸上写下第一个字。

林奕一旦安静下来,眉眼间满是宁静,像是迅速融入了寺庙的那种氛围。

季云川简直看得叹为观止。

他是见过林奕平时那种漫不经心的模样的,因此此时乍一看到林奕如此正经的模样,久久反应不过来了。

他算是也算是知道了,他嫂子是一个非常多面化的人,既可以肆意玩乐,也可以静心完成一些事情。

他自己就不行了,让他吃吃清淡的斋饭还可以,让他一直安安静静地坐在那抄写经书,他根本坐不住,就像是学生时代,他永远也做不到认真地听老师讲课一样。

只能说,人与人之间果然是很不同的。

霍眠眠不懂经书是什么。

不过他见他小爸都抄写得那么认真的样子,于是自己也模仿着拿起了毛笔,然后在纸上写写画画起来。

两个小时后,林奕抄完了经书。

在这个过程中,他全程平心静气,没有丝毫的不耐烦。

季云川已经去外面逛了一圈,然后又回来了。

他看着林奕抄写好的那满满一页经书,忍不住啧啧咂舌:“嫂子,不说我说啊,我觉得你这种人很适合出家。”

林奕说静下心就能静下心,这种能力简直太绝了。

林奕挑眉瞥了他一眼,笑道:“你有本事去当着你霍哥说这种话。”

季云川顿时怂了:“别别别,我可不敢。”

他除非是疯了才会去当着他霍哥说这种话。

想象一下,他去当着霍纪寒说他劝林奕出家……

啧啧,不用说都知道,他的下场一定很惨。

时间很快来到了第二天。

早上起床后,林奕带着霍眠眠去吃早餐。

寺庙里的早餐也是同样的清淡。

有粥、咸菜、以及素包子。

林奕觉得还行,毕竟这些食物味道挺好的。

不过季云川就有些不太满足了。

昨晚吃一顿清汤寡水的还行,今天又这样吃一顿,他感觉自己整个人都不好了。

他这种肉食动物,怎么能顿顿吃素啊啊啊啊!!

吃完早饭的第一项活动是打扫寺庙。

林奕他们一人被分配了一把扫帚,然后来到其中一个院落里打扫。

林奕无论是上辈子和这辈子都很少扫地,毕竟家里都有扫地机,不过他现在拿着一把竹扫帚,扫着石板地上的灰尘,也扫得挺像模像样的。

难得的是霍眠眠,他居然也在认真扫地。

对于他而言,竹扫帚特别大,不过他还是用力地用两只小手握住,然后哼哧哼哧地扫着。

季云川见状,也不好意思偷懒,跟着一起努力地扫。

没用多久,他们三人就清扫完了一整个院落。

季云川直起腰来,洋洋得意道:“看来打扫卫生也不是多么难的事嘛!”

林奕笑他:“那不然你一个人再打扫一遍?”

季云川听了这话,果断摇头:“不不不,这就够了!!”

正在说话间,他们看到一副令人惊叹的场景。

只见不远处有一只小猫趴在房梁上,喵喵地叫着,不敢下来。

有一个僧人见状,丢下手中的扫把,然后也没人看清他是怎么动作的,只见他三两下沿着墙壁攀上了房梁,然后抱住了那只小猫咪,又带着小喵咪回到了地面。

最后,那个僧人温柔地放下小喵咪,然后很快就离开了。

林奕他们看着这一幕,久久回不过神来。

半晌后,林奕感叹道:“这就是传说中会武功的扫地僧么?高手在民间啊。”

季云川在一旁跃跃欲试:“他咋做到的啊?我也想学!!”

林奕看向他:“学吧,记得别闪了腰,不然我还得送你去医院。”

季云川:“……”

瞬间就不想学了呢!

因为林奕他们三人扫地扫得特别干净,还被奖励了柿饼。

这些柿饼都是寺庙的僧人自己制作的,后院有几颗大大的柿子树,每年都能摘下不少的柿子。

林奕拿着柿饼咬了一口,顿时满意地眯了一下眸子。

这个柿饼味道特别好,软糯易嚼,甜滋滋的。

不过就算是有柿饼的奖励,也阻止不了季云川想要离开的心。

中午用餐的时候,季云川看着面前又一顿的清汤寡水,果断对林奕说道:“嫂子,要不咱们回去吧?再这么吃下去,我嘴里都要冒苦水了。”

林奕一边慢悠悠地吃着碗里的东西,一边说道:“谁来之前那么信誓旦旦地保证说没问题的?”

季云川顿时求饶:“我错了,我太高看我自己了!!”

林奕淡淡道:“再看吧。”

季云川连忙说道:“嫂子,别再看啊,你就可怜可怜我吧!!”

说完,就跟个小狗狗似的,眼巴巴地盯着林奕。

好像林奕要是不答应他,他就能原地嘤嘤嘤起来。

林奕:“……”

他也算是头一次知道,原来有的男生撒起娇来也能这么驾轻就熟。

可以想象得到,季云川平时在家里肯定也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的那一个,毕竟没人能拒绝他这种小狗狗的眼神。

于是吃完午饭后,林奕他们就收拾东西离开了。

车子一路开进了市区。

刚一到市区,季云川就嚷嚷着停车,然后他跑下去买了一堆炸鸡腿上来。

林奕:“……看来你确实馋得慌。”

李云川狂点头:“我也是第一次知道我会这么想念肉食。”

说着,他就往自己塞了一个鸡腿,然后又把装着炸鸡腿的包装袋递到林奕他们面前,声音模糊道:“随便拿。”

很快,三人一起分完了炸鸡腿。

一个小时后,林奕他们回到了别墅。

今天是周末,霍纪寒在家。

此时,霍纪寒正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看文件,听见门口的动静后,他抬起一双黑眸看了过来。

季云川首先蹦跶了过去,兴奋道:“霍哥霍哥,你猜猜我们这两天去哪里玩了?”

霍纪寒回答道:“寺庙。”

季云川还在那疑惑:“你怎么知道的?”

霍纪寒没说话,目光投向了林奕。

答案已经很明显了。

季云川在那嚎叫:“没意思,我还准备卖个关子呢!”

说着,他话音一转,笑嘻嘻道:“霍哥嫂子,你们真是一天也分不开啊,原来早就联系上了!”

林奕:“……”

什么叫一天也分不开啊?

纯粹是因为他带着霍眠眠离开了,然后给霍纪寒报备一声而已。

不过林奕也懒得和季云川辩驳这些。

他也走过去,在沙发上坐下。

这时,霍纪寒转头问他:“玩得怎么样?”

林奕笑道:“还挺不错的,一次特别新奇的体验。”

说着,他话音一转:“对了霍先生,我这次去庙里,还给你带了一个小礼物,我和眠眠也有。”

霍纪寒的黑眸中有了点点笑意:“什么礼物?”

林奕笑道:“把手伸出来。”

霍纪寒闻言,果真伸出了手。

然后,林奕就在他手中放下了一枚平安符。

霍纪寒看着那枚平安符,眸光微光微闪,然后抬眸看向林奕。

林奕笑得很灿烂,一字一顿认真道:“霍先生,祝你余生都平安顺遂!”

霍纪寒被林奕的笑容晃了晃,半晌才郑重地收下了这枚平安符,嗓音微哑:“谢谢。”

这天。

在霍纪寒的安排下,林奕来到了一个停机坪学习直升飞机。

这还是两人之前就说好的事,现在也算是终于有空来实现了。

季云川也跟来了,毕竟这种热闹怎么少得了他呢。

很快,一行三人来到了直升机的地方。

林奕看到眼前的直升飞机,眸子顿时亮了一下。

这架直升机是银白色,光从外观来看就非常的酷炫,让人一下子情绪都高昂起来了。

此时,一个教练已经等在了直升机旁边,见霍纪寒他们来了,立刻迎接了过来:“霍总,请问是现在就要开始学吗?”

霍纪寒颔首:“嗯。”

说着,他看向林奕,鼓励道:“去吧,注意安全。”

林奕早就按耐不住了,立刻跟着教练走了过去。

等到林奕他们走向直升机了,季云川才无比震惊地对霍纪寒说道:“霍哥,你对嫂子也太宠了吧,居然还真把自己的直升机给他练习!!万一嫂子哪天想开宇宙飞船了怎么办?!!”

霍纪寒一脸淡定地回答道:“如果他真的想开的话,也不是不可以。”

季云川:“!!”

得,算是他多问了这一句。

原来他霍哥宠起一个人来居然是这种程度的吗?也太吓人了吧!!

不过想来也正常,他哥前三十年都一副清心寡欲的样子,对什么都很冷漠,现在好不容易有了自己喜欢的人,那自然是把一切最好的东西都给对方了,反正他霍哥什么都给得起。

这边。

林奕跟着教练来到了直升机里。

教练对林奕说道:“学习开直升机的话,首先就是要心态好,不能紧张。”

林奕笑道:“没事,我不紧张。”

“……”

教练也笑了笑:“说得也是,我还是第一次看见你这么淡定的人,不少人上来后,都开始发抖了。”

哪像这位先生,一副比他这个教练还要淡定几分的样子。

既然如此,教练就开始教林奕具体的操作方法了:“你看,这里有几个操作杆,分别是……还有,这边的显示屏……”

教练把直升机里面的各种部件都给林奕介绍了一遍。

林奕点头:“嗯,记住了。”

别的不说,他的记忆力是极好的。

除非是他懒得记,否则的话,他全都能记得清清楚楚。

教练见林奕学习东西这么快,一时间反而有了压力。

感觉自己马上就要失业了怎么办?

不过教练很快放平了心态,然后继续对林奕说道:“现在,你先看着我操作几次,然后在一旁学习。”

说完,教练就启动直升机,然后带着林奕飞了起来。

停机坪里。

霍纪寒和季云川在一旁注视着林奕学习直升机。

季云川问霍纪寒:“对了霍哥,你猜嫂子多久能学会?”

霍纪寒显然十分信任林奕,直接说道:“在最短的时间内。”

季云川:“……”

你这都不带一点犹豫的吗?

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林奕每天都来这里学习。

有时候是他一个人来,有时候是霍纪寒陪着他来。

这天,也到了该验收成果的时候了。

霍纪寒和季云川都来了。

这次还多了一个霍眠眠,他对于他小爸会开飞机这件事特别好奇,一双眸子圆溜溜地看着林奕。

这边,教练对林奕说道:“现在换你来试飞一次吧,可以吗?”

林奕满是自信:“当然可以啊。”

他已经学习了这么久,是时候展示一下了。

很快,林奕坐上了驾驶室,而教练坐在他身旁。

季云川见状,立刻对林奕喊了一声:“嫂子,加油啊!”

林奕已经坐在了驾驶室,冲着正在等他的三人笑了一下,然后比了一个“ok”的手势。

然后紧接着,他就开着直升飞机径直起飞了。

直升机飞了起来。

林奕的脸上也露出了笑意,轻松自如地操作着直升机。

这一刻的林奕特别不一样,眸子里带着自信和张扬,风扬起了他额前的碎发,露出他一张精致至极的脸。

这样的林奕,特别自由和纯粹,耀眼极了。

季云川见状,喃喃道:“我去!嫂子真是太帅了啊!!”

霍纪寒看向林奕的眸光中也充满了赞赏和与有荣焉。

他知道只要林奕愿意,无论做什么都会成功的,因为林奕有这个实力。

霍眠眠则是看呆了,然后举起两只小手鼓了鼓掌。

他小爸太厉害啦!

林奕开着直升机在空气翱翔了好几圈,过足了瘾后,才缓缓降落了下来。

教练夸奖道:“林先生,你真是我见过学习直升机最快的学员。”

林奕笑道:“还行,不是很难。”

等到直升机停稳了,这时,霍纪寒他们也走了过去,准备迎接林奕。

季云川直接就呐喊了起来:“嫂子,你太威武了!!”

林奕从直升机的驾驶室走出来,帅气利落地往下一跳,更加魅力十足了。

只不过他落地的时候没站稳,稍微踉跄了一步。

这时,霍纪寒下意识伸手一把扶住了他。

然后林奕就一下子扑进了霍纪寒的怀里。

霍纪寒伸出双手稳住林奕。

两人的距离一下子拉进,林奕头顶的碎发甚至擦过了他的下巴和喉结,带起一股子难以言喻的触感。

霍纪寒感受到林奕扑在他怀里,身体紧绷了一瞬。

他扶住林奕的时候,一只手抓住他的手臂,一只手揽住了他的腰身。

林奕的腰身非常纤细,一只手就可以环抱过来。

他的身上带着一种清香,应该是洗衣液的味道。

这种气息就这样萦绕在霍纪寒的呼吸间,很鲜明,刺激着人的感官。

霍纪寒的喉结轻微滚动了一下,再开口时,声音比平时多了一点暗哑:“林奕……”

他的目光一寸寸地扫过林奕的脸庞,带着难以忽视的侵略感。

林奕总算是站稳了脚步,然后站直身体,抬头看向霍纪寒:“嗯?”

霍纪寒看见林奕的眸子,想要说的话,又暂停了下来。

因为林奕那一双眸子清澈至极,没有一点多余的情感。

霍纪寒看着这样的林奕,克制了又克制,终究只是说道:“算了,没事。”

林奕有些奇怪。

明明刚才霍纪寒一副想开口和他说点什么的样子,为什么又突然不说了。

这时,停机坪的一个负责人来找霍纪寒了,显然是听说了霍纪寒的到来,然后专门前来接待霍纪寒。

霍纪寒放开了林奕。

林奕也自己站稳了身体。

很快,霍纪寒和那位负责人开始说话。

趁着这个机会,季云川三两步来到了林奕面前,一脸八卦道:“啧啧,嫂子,你们刚刚那个场面太刺激了啊!”

林奕不解地看向季云川:“什么场面?”

季云川嘿嘿笑道:“就是刚刚霍哥扶住你的那一刻啊,那画面,那氛围,我都以为霍哥想要直接在这里亲你了。”

林奕:“??”

季云川以为林奕不信,强调道:“我说的是真的,你没发现我霍哥刚刚的眼神吗?啧啧,那情感浓烈得让人害怕……”

林奕:“……”

季云川也太会胡说八道了吧?!

他和霍纪寒的关系清白到不能更清白了好吗?

不过林奕自然也不可能多和季云川说这些,只是说道:“呵呵,你想多了吧。”

季云川举手保证道:“我绝对没骗你,我保证刚刚霍哥是想亲……啊啊啊啊,嫂子,我错了,别打了——!!”

林奕一顿猛揍。

季云川狼狈地逃跑,边逃跑,边呼唤霍纪寒:“霍哥,救救我!!你快管一管嫂子!!!”

话一喊出口,他自己也意识到了什么,等等,这个场面怎么似曾相识呢?!

这时,霍纪寒看到林奕揍他的场面,淡淡地说道:“需要我帮忙吗?”

季云川立刻欢天喜地道;“需要!!”

谁知道这时,霍纪寒却是说道:“我是问林奕,需要我一起帮忙揍人吗?”

林奕没忍住笑出了声:“不用,我一个人也能解决。”

霍纪寒颔首:“嗯。”

然后就继续和那个负责人说话了。

季云川:“……”

嗷嗷嗷!!

他这个单身狗招谁惹谁了!!!!

作者有话要说

本文网址:http://www.zwkan.com/dushiyanqing/haomenhoubabailanhoubaohongle/1544264.html
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wap.zwkan.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