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87 章 糖分超标。

推荐阅读: 为夫体弱多病信息素对撞闺中绣东宫福妾(清穿)神童崽崽爱科研[年代]在北宋当陪房神棍也要晚自习攻略反派哪有吃瓜香神经病和男美人当然最配啦你们父子别太离谱(科举)戏中意嫁高门折春茵草原牧医[六零]恋爱脑女主的小姨妈躺平了[八零]醒醒,继承遗产了唯一现实玩家直播问诊 全员社死!绝版白月光开局随机抽取神明前男友

林奕和经纪公司的合约快要到期了。

如果说以前经纪公司根本不在意林奕的去留的话,那么现在,他们则是想方设法都准备把林奕留下来。

毕竟现在他们公司没有什么顶流艺人,而微博粉丝已经破三千万的林奕则成了他们公司名副其实的一哥。

而林奕在此期间也仅仅是拍了一部娃综而已,可以想象,如果林奕多接几部通告,进一步打开知名度的话,那肯定是更加爆火。

基于此,经纪公司开始琢磨要如何把林奕留下来了,如果能哄着林奕续签合同,多在他们公司待几年的话,那肯定会替他们公司赚得盆满钵满。

为了留下林奕,经纪公司的一个副总以及林奕的经纪人一起设宴邀请林奕。

林奕接到经纪人的电话的时候,正躺在沙发上看电视呢,直接就说自己不想出门。

经纪人现在对林奕的态度都称得上是卑躬屈膝了,陪笑着说道:“林奕,包厢都准备好了,就等着你呢。你现在在哪,我可以派车去接你,不对,我亲自来接。”

想当初,经纪人对原主呼来喝去,不高兴了还要痛骂几句,克扣原主的一些应得利益更是常有的事,然而现在却是态度一百八十度大转变。

林奕想了一下,不知道怎么,又改变了说法:“好啊,我来一趟。”

经纪人立刻喜笑颜开:“好好好,你把地点报给我,我来接你。”

林奕收起手机,从沙发上站起了身,然后慢悠悠地走出了别墅。

既然经纪人和那些公司高层非要请客,那他可就不客气了。

四十分钟后,林奕被经纪人接到了一个大饭店的包厢。

经纪人全程在他身边点头哈腰的,跟个狗腿子一样,甚至还抢先一步帮林奕打开了包厢门。

林奕没说什么,施施然地走进了包厢。

此刻,包厢里的那个副总看到林奕出现了,也难得地站起身来迎接:“林奕来了啊,请坐请坐!”

林奕淡淡地扫了那个副总一眼。

原主和这个副总其实有过渊源,曾经这个副总为了谈合作,就把原主拉去一起陪酒,硬生生给原主灌了不少酒。

后来原主好不容易鼓起勇气说自己喝不下了,还被这个副总嘲讽了一顿,警告他不要给脸不要脸。

原主本就脾气软弱,一听这话,也不敢再多说什么了,只能闷头一直喝,最后还喝得进了医院。

林奕盯了这个副总一眼。

也不知道这副总是否还记得当初的事,不过现在倒是一副友善至极的模样。

很快,林奕收起了目光,然后走过去坐在餐桌前。

副总居然还亲自给他递过来了菜单:“点菜吧,一路过来肯定也饿了。”

这个副总如此拉拢林奕也是有原因的,他最近正在和另外一个副总斗法,只有他自己手里掌握了更多的艺人资源,才能有更大的底气。

现在林奕就是他们公司的王牌,谁抢到,谁就站稳了脚跟。

林奕知道这两个人这次叫自己来,肯定是有事情要说。

不过他们要说什么是他们的事,至于他自己,那就好好地吃一顿就行了。

不仅吃,还要吃最贵的。

林奕拿着菜单,全对着最贵的菜品点,然后一口气点了十几道。

副总和经纪人都愣了一下。

不过很快,他们又安慰自己,算了,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

等他们成功哄得林奕续签了,再从林奕身上赚回来就是了。

这次可要好好在合同里面下点功夫,多设置几个坑,不能由得林奕再像以往那样放肆,居然只接一个娃综,然后推掉了其他的通告,害得他们白白损失了一大笔钱。

林奕点完菜后,发现另外两个人一直盯着自己看,他挑了一下眉:“怎么了?”

经纪人连忙说道:“没什么没什么,你看够不够,不够再点几个。”

其实他已经开始肉疼了,毕竟不用说都知道,等会肯定是他买单,他难道还能指望人家副总来请客吗?

林奕放下菜单:“不用了。”

经纪人肉眼可见地松了一口气。

刚刚林奕点的那些菜,已经奔着一万块去了,要是再点,他真的要哭了。

接下来,副总也点了菜。

经纪人则是象征性地要了一打饮料,就放下了菜单。

不多时,他们的菜端上来了。

林奕在这两个人面前,自然也没准备客气什么的,他拿起筷子就说道:“我开吃了啊。”

副总和经纪人都连忙道:“吃吃吃,你多吃点。”

这两个人现在对林奕的态度称得上是小心翼翼了。

林奕也没管这两人到底是何种态度,而是夹了一筷子菜,然后喂到了嘴里,津津有味地吃了起来。

别的不说,这家饭店的菜品还是挺不错的,怪不得每一道都那么贵。

林奕吃饭吃得很愉悦。

他这个人有一个很大的好处,那就是并不会因为别人影响了心情。

即便他知道这两人今天请自己吃饭,一定是抱着某种目的,但是他也丝毫都不受影响。

他的心态强大而稳定,哪怕对面坐了一堆敌人,他都能镇定自若,该吃吃,该喝喝。

期间,经纪人给他们三人一人倒了一杯酒,然后说道:“来来来,咱们一起喝一杯。”

林奕直接就说道:“我酒量不好。”

经纪人和副总都有些尴尬。

他们都是见识过林奕的酒量的,肯定和“不好”搭不上边。

如果放在以前,他们就算是硬灌都要给林奕灌进去。

但是眼下,他们不敢这样做了。

毕竟今非昔比,他们今天可是来哄着林奕续签合同的。

一时,饭桌上有些安静。

副总和经纪人面面相觑。

林奕则是自顾地吃着菜。

还是副总率先打破了沉默:“既然这样的话,那林奕就以茶代酒吧。”

林奕这下倒是答应得爽快:“可以啊。”

说完,他就端起旁边的茶水一饮而尽,然后向他们展示空了的杯底:“我已经干了啊,到你们了。”

副总和经纪人:“……”

没办法,他们也只好端起面前的酒杯,然后一饮而尽。

只是莫名觉得他们像是来陪酒的是怎么回事?

接下来,林奕喝了多少杯茶,那两人就喝了多少杯酒。

直到某一刻,副总都喝得头疼了,连忙停下了喝酒,然后赶紧说起了正事:“林奕啊,是这样的,你的合约不是要到期了吗?找个好日子,再签一份吧。”

林奕一边慢悠悠地嚼着嘴里的东西,一边想着,原来这就是这两人今天邀请自己吃饭的目的啊,和他来之前预想的大差不差。

不过,他可没打算答应这两人。

林奕咽下嘴里的东西后,这才慢悠悠地说道:“这不还没到期嘛。”

副总听出了林奕似乎有些推脱之意,连忙用公筷亲自给林奕夹了一块肉:“早做准备早好。”

经纪人也附和道:“对啊,林奕,你想想,自从你签约到我们公司,我们双方合作得还是挺愉快的是不是?如果能继续合作下去,想必肯定是互利共赢的。”

合作得很愉快?!

林奕意味不明地笑了笑。

要知道原主生前受过的折磨里,除了林家人以外,剩下的基本就是这个狗公司给的了。

这也好意思说合作愉快吗?

林奕想到了这些,不过面色依旧丝毫不显现出来,他端起茶杯,慢悠悠地喝了一口,然后说道:“等合约到期再说吧。”

言下之意,还是不打算签。

此话一出,副总和经纪人对视了一眼。

片刻后,经纪人从桌旁拿起了一个袋子,然后放到林奕面前:“林奕,这是公司为你准备的一点小礼物,你看看喜不喜欢。”

林奕朝袋子里看了进去。

里面似乎装着一块顶级的翡翠。

林奕接过了袋子,貌似总算松了口:“那你们讲讲续签合同的事吧。”

副总和经纪人一喜,连忙说起了合同的事。

当然,他们故意略过了那些坑人的地方不谈,只谈对林奕有好处的部分。

这两个人费力地在那说,林奕则是悠闲地吃着东西。

讲了好半天后,两人见林奕似乎没什么反应,于是问道:“林奕,你觉得怎么样?”

林奕戴上一次性手套,拿起一只虾,一边慢慢地剥,一边说道:“要不你们再重头说一遍?我刚刚其实没太听得懂。”

副总和经纪人:“……”

他们隐隐有一种感觉,那就是林奕不会是在耍他们吧?

不过眼下,他们本就处于求林奕的被动地位,只好收起这些想法,然后又老老实实地把合同说了一遍,还顺便给林奕画了一张大饼。

到最后,副总和经纪人说得嗓子都冒烟了,连忙端起面前的杯子猛灌,结果忘了里面是酒,一口下去,难受得咳了起来。

副总好歹也是个总,这会已经有些控制不住怒气了,他尽量缓和了神色对林奕说道:“林奕,我们又讲了一遍,你这次应该听懂了吧?”

林奕总算是点了头:“听懂了。”

副总一阵狂喜:“那择日不如撞日,干脆今天就把合同签了吧!”

说着,他催促经纪人:“快把合同拿出来!”

“哎哎好!”

经纪人在自己的公文包里一阵翻找。

这时,林奕却是取下了自己的一次性手套,丢在了桌上,然后又拿起纸巾擦了擦嘴。

等到做完这一切后,他提着那个装着翡翠的袋子站起了身:“我今天吃得挺满意的,谢谢款待。”

说完,就悠闲地朝门口走去。

副总看到这个局面,都惊呆了:“林奕,你去哪?还没签合同呢!”

林奕停住脚步,一脸疑惑地看着他:“谁说要和你们签合同了?”

副总一口气差点没上来:“刚刚不是说好的吗?你还让我们念了两遍合同。”

要知道他现在嗓子都还没恢复过来。

林奕听了之后,恍然大悟地点了一下头:“哦,你是说这个啊,我不过就是让你们随便念一下罢了,给我吃饭的时候配一点背景音。”

副总差点吐出一口老血。

配一点背景音?

林奕这是把他们当什么了?

经纪人更是绝望。

他不仅嗓子冒烟,而且等会还要支付这么昂贵的一餐!!

最关键的是,林奕提着的那一个翡翠,他也投入了不少的钱啊!

不过林奕可懒得管这两人是什么想法,他直接一锤定音:“我是不会续签什么合同的,以后也别再找我了,否则我会告你们骚扰。”

说完,他就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留下副总和经纪人在原地睚眦俱裂,偏偏什么都不能做。

是他们低估林奕了,林奕早已经不是从前那个任人揉捏的软柿子了。

林奕提着袋子,一路走出了饭店。

此时,阳光明媚,刚好有一阵凉风吹了过来,像是吹走了所有的阴霾。

继林家之后,林奕现在和自己的经纪公司也彻底地割席了。

往日伤害过原主的人和事也都基本落寞。

不知道冥冥之中,原主会不会为这一切感到喜悦呢?

林奕低头看了一眼袋子里的翡翠,决定把这个捐出去。

毕竟这是原主应得的补偿,现在原主不在了,就拿这个去做一点好事吧,想必原主本人也是愿意的,因为他虽然软弱,但是却足够善良。

林奕闲来无事,于是朝霍氏集团赶去了。

他准备去看一看霍纪寒。

林奕花了半个小时来到了霍氏集团。

他一走进集团,就遇到了李锋。

李锋一惊,连忙几步迎了过来:“林先生。”

林奕点了一下头,然后把手中的袋子递给他:“麻烦把这个捐出去吧。”

这个翡翠看起来应该能值个二三十万的样子,他相信以李锋的能力,肯定能找到真正需要帮助的人。

李锋恭敬地接过了袋子:“好的林先生。”

说完,他又说道:“霍总在办公室,你要去找他吗?”

林奕笑道:“嗯,我去看看。”

说完,他就乘坐电梯上楼,然后来到了霍纪寒的办公室。

他这次故意没敲门,小心翼翼地打开了办公室的门,想要看看霍纪寒在干什么。

等他打开门之后,发现霍纪寒正坐在办公桌后面,一双黑眸盯着电脑,应该是在处理一些公事。

林奕就这么趴在门边,悄咪咪地看了一会。

直到霍纪寒察觉到了什么,然后抬眸朝这边看了过来。

林奕知道自己暴露了,也就不再躲藏了,而是彻底打开了门。

霍纪寒看到林奕后,黑眸里顿时有了笑意。

他嗓音低沉,对林奕说道:“过来。”

林奕关上了门,然后朝霍纪寒走了过去。

他一步步绕过办公桌,然后来到霍纪寒身旁。

霍纪寒自从他出现的那一刻起,视线就片刻也不曾从他身上移开过,直到林奕在他面前站定。

他嗓音地带着极致的温柔:“怎么突然会来?”

林奕靠在办公桌上,面对着坐在椅子上的霍纪寒,笑道:“来看看咱们霍总在做什么。”

霍纪寒配合着他说道:“在帮你赚钱。怎么样,你还满意吗?”

林奕心情愉悦地点了一下头:“挺满意的。”

他顺势扫了一眼霍纪寒的电脑屏幕,发现上面密密麻麻的,全都是一些复杂的数据和表格。

他啧啧感叹道:“真是看得人头晕。”

他这辈子也算是咸鱼到极致了,但凡是稍微要动点脑子的,他都感觉跟要了命一样。

霍纪寒对着他笑了一下:“头晕就别看了,做点别的。”

林奕还没反应过来:“做点什么?”

结果他话音落下的后一秒,霍纪寒就从椅子里起了身,然后轻轻松松地一把将他抱起,放上了办公桌空白的区域。

林奕一惊,坐在办公桌上还没来得及说什么,然后紧接着,霍纪寒就欺身过来。

今天霍纪寒穿着一件白色的衬衣,解开了一颗扣子,露出了喉结来。

他更加地逼近了林奕,一错不错地看着林奕,声音低哑道:“可以接吻吗?”

他说话的时候,喉结上下滚动,一股成熟男性的荷尔蒙扑面而来,能看得人直接脸红心跳。

林奕看着近在咫尺的霍纪寒,呼吸间全是他的气息,脑子瞬间就乱了。

两人隔着不到十厘米的距离,呼吸交缠,仿佛谁再往前一点点,就可以直接亲上对方。

这种若有若无的撩人的感觉,最是让人受不住的,好像连心尖都开始战栗。

明明是一个一触即发的场面,偏偏霍纪寒还在问:“嗯?可以吗?”

他要的就是林奕亲口回答。

就像是猎手一步步逼近猎物,明明势在必得,还要让猎物心甘情愿一样。

林奕感觉自己整个人都不太受控了,好像要无尽地沉沦,陷入某个挣脱不了的地方。

他只能伸出双手,撑住了身侧的办公桌,这样带给他了一些安定感。

然后他在霍纪寒的注视下,点了一下头。

霍纪寒得到了林奕应许,扬了一下嘴角,很快就亲了上来。

两张嘴唇相碰,然后是进一步索取。

林奕的身体一下子就有些发软了,不自觉地往后仰。

霍纪寒伸手揽住了他的腰身,然后更加深入地吻他。

林奕完全是因为被霍纪寒支撑着,所以才不至于往后倒过去。

霍纪寒的吻太过激烈凶猛了,他感觉自己完全就没有招架的余地,更别提有所应对了。

他只能用力抓住了办公桌的桌沿,然后随着霍纪寒的亲吻而凌乱地喘息、颤抖。

他就像是漂浮在波涛汹涌的海面上,没有可以停歇的地方,唯有眼前的霍纪寒,是他唯一能抓住的浮木。

林奕感觉自己的头脑一阵眩晕,心跳也一下一下又快又急。

就在他怀疑自己会不会因为接吻而晕过去的时候,一阵敲门声,打断了他们。

“砰砰砰——”

林奕从那种快要溺毙一样的状态中回复过来,稍微清醒了点。

他推了霍纪寒一把。

霍纪寒明显还觉得不够,微微离开了他,沙哑着声音说道:“不用管。”

林奕又推了他一下:“万一有急事呢?”

霍纪寒终于松开了他,看向门口的视线中有了一丝不悦。

林奕则是抓住机会,赶紧从办公桌上跳了下来。

然后走到一旁的窗户处,打开了窗户,吹着凉风降温。

他感觉自己全身都快要燃烧起来了。

霍纪寒调整了一下情绪,然后才坐到了椅子上,对外面的人说了一声:“进。”

声音比平时冷了好几个度。

门外的李锋:“……”

他一会该不会直接被灭了吧?

虽然他也知道林先生来了,此刻最好不要进去打扰,可是他手里的这份文件很急,必须马上让霍纪寒签字。

李锋深吸了一口气,然后推开门走了进去。

他进去后,发现林奕站在窗边吹风,而自家霍总则是神色不明地坐在办公桌前。

李锋:“……”

他也不敢去想刚刚发生了什么,只能顶着霍纪寒的威压,几步走到办公桌前,然后对霍纪寒说道:“霍总,需要您签一下字。”

好在霍纪寒并没有多说什么,而是翻阅了几下文件,然后拿过了钢笔,龙飞凤舞地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李锋不敢多加打扰,等霍纪寒一签完字,就急忙拿着文件离开了,然后贴心地关上了门。

几个秘书见李锋出来了,开玩笑道:“李助理,你居然活着出来啦?”

她们也看到了李锋刚才犹豫不敢进的样子。

李锋失笑道:“咱们霍总不至于那么不讲情面。”

最关键的是,林先生还在办公室里呢,他们霍总怎么也得收敛一下那压迫人的气场吧?

办公室里。

林奕站在窗边,一个劲地吹着风。

等到终于降温了,他才离开了窗边。

霍纪寒见状,对他说道:“你先玩一会,等我下班一起回去。”

林奕发现现在自己不能和霍纪寒对视。

一对视,刚刚那种刺激到头皮都发麻的感觉又浮现出来了。

他视线漂移着点了一下头:“哦,可以啊。”

说完,他赶紧移开了视线。

霍纪寒看着林奕这些小动作,笑了一下。

在他眼里,林奕的一举一动都可爱到无与伦比。

接下来,林奕来到了办公室里面的书架前。

他发现霍纪寒的这个书架上已经更换了一批书,有国内外名著,也有一些金融方面的专业书籍。

他随手取下了一本名著。

林奕拿着这本名著,来到了沙发区,然后翻阅了起来。

这是一本故事集,里面有一个个生动又形象的小故事。

当然,这些故事里面都蕴含着很多发人省醒的人生道理,不然也不能成为名著了。

林奕觉得这个还挺有意思的,于是就悠闲地坐在沙发上,一页一页地读了起来。

霍纪寒正在处理文件,他盯着电脑屏幕,滑动着鼠标,然后时不时地往沙发区那边的林奕看一眼。

不过看得可能有点太多了。

因为一个小时过去后,他只处理完了两页文件,如果放在平时他早已经把这三十几页的文件全处理好了。

这对比实在是太悬殊了。

霍纪寒:“……”

他稍微少往林奕那边看了一些,然后加快了处理文件的速度。

然后接下来的一个小时里,霍纪寒处理完了四页文件。

只比刚刚多了两页。

霍纪寒:“……”

他有些失笑,干脆关闭了文件,合上了电脑,然后朝林奕走了过去。

林奕正看书看得认真呢,身边突然有了一道阴影。

他抬头一看,发现是霍纪寒,下意识地问道:“你不处理工作了?”

霍纪寒在林奕身旁坐下了:“嗯,效率太低了。”

林奕有些莫名:“为什么?状态不好?”

霍纪寒深深地看着他,笑道:“嗯,因为某人的存在,思绪受到了干扰。”

林奕笑出了声:“这个某人,该不会指的是我吧?”

霍纪寒眉眼微抬:“你觉得呢?”

林奕啧啧道:“你这种行为要是放在古代的话,会被称为昏君做派的。”

霍纪寒顺着林奕的话道:“是吗?那我也认了。”

林奕更是笑得停不下来。

谁能想到,某一天霍纪寒也会说出这种话来呢?

真是极致的反差啊!

作者有话要说

本文网址:http://www.zwkan.com/dushiyanqing/haomenhoubabailanhoubaohongle/1417813.html
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wap.zwkan.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